我的外甥(一)(二)

(一)自称无所不知

外甥还不到三周岁,又能懂什么呢。

来了就啃桌子,要不就爬上去,到书架上使劲往外拽书,伸手拽出一本扎眼的,红皮的红学研究的书,我问他:你能看懂吗?

“能!”,他很肯定地说,

呵呵,即然这样,那好办,我就捡了一段念了起来,念着念着他就乐了,然后伴随着又一声“我能看懂”,他又拽出何兆武译的帕斯卡尔思想录,于是我又转而读“无限空间的永恒沉默”,他乐呵呵的,看起来很是高兴,接着是“智慧将我们带回到童年”,他更高兴了,我念一句,他就笑着大喊一声“我能懂”

可是一句话没落地,接着就想伸手去拽艾略特,我赶忙把他抱走了。

至于外甥很自信地说他懂,我倒是很怀疑。前些天,姐姐到给幼儿园他交了一个学期的学费吧,可他上了两天学会了个“1”后,就说什么也不肯上学了,问他他就咬字不清的说“俺还太小”,而真实原因是不是这样,自然没人知道了。

于是,现在他就这样天天在家过假期了,今天下午把他接来起初答应的好好的,一下午玩的也挺好,晚上却又吵吵着想奶奶,孩子是哄不住的——这比勾三股四弦五看起来更像是真理,没办法,依着他给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座机。

接电话的却是他爷爷,外甥听了半天,突然像恍然大悟似的说道:

“唔,打错了”

                             

(二)那个只会写1的孩子

加上几个邻居的孩子,嚷嚷着,就似乎有无数张嘴巴在你耳边。每个嘴巴都对应着两只手啊,于是个个都会手中拿着支笔,彩笔或铅笔,乱涂乱画。而且是边写便振振有词…..

到最后,他们都走了,往往是在一阵哭声中,一个把另一个打哭了,一个哇哇大哭,而另一个呆呆地站着,一声不吭,好像在自责反省。留下了满目狼藉,墙上,地上,茶壶上,杯子上,镜子上,到处都是。

记得有一次,在自行车篮子里,妈意外地发现了一只木头铲子。上面用圆珠笔画满了奇形怪状的符号,

“这是杨震从别处拿来的吧?”

妈妈疑惑地看着,递给我,我对这这些莫名的符号鉴定了半天。“就是他啊,”我很肯定地说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看了半天,上面歪歪扭扭的,除了1、1、1、连个2都没有。有一点,我敢断定,如果一个孩子除了1还会写2,那么他是绝对不会老是写1的。

因此这个孩子肯定就是我外甥了。(待续)文/玟涛

分享收藏本文

《我的外甥(一)(二)》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