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爱过

直到那天收到居民小区的一通电话,流月才想起 已经离婚有五年了。

在这样一个连时间都过的非常匆忙的城市里,忘记一个人或者过去都显得非常容易。

“回不回来吃饭?”妈妈的声音依旧冷漠。“那就回去吧”

“要是忙就算了吧。”清月总觉得母亲似乎总在这种对抗似的关系中证明什么。而自己总是迷惑,是证明在乎,还是不在乎呢?

“哦 那算了吧。”

晚上,继续窝在沙发上,拿着电脑看着最近的热评电影《入殓师》。在生命的最初我们赤条条的来,然后死去,无论这一生做过什么,怀着什么心情,最终都将离去,能留下的也只是留在现世的人的记忆。

我的现世的人的记忆是在哪呢?

是你吗?远?

浮上眼前,远有着消瘦的脸庞,高高的鼻梁,眉毛浓密整齐,几乎练成一字,整齐有序,眼窝比较深,薄薄的嘴唇,看起来就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在他离去的时候,也是这么静静的,安安静静的。

时间是一个最优雅的魔法师,会轻易的抹去你所有的天真和幼稚,并熄灭你以为永不泯灭的爱意。最奇怪的是 恨除外。

“你爸连个什么都没给你,就这么逍遥快活了,”母亲总是脸上露出心有不甘的表情“你长这么大 都是我在养,你爸给你过几分钱,个死货,你结婚连一分都不掏”而我只是习惯性沉默。

我永远不明白母亲的执拗是缘于什么?是那种纯粹的恨吗?

一对陌生人从陌生到结婚到离婚,却最后还不是陌生人 而是咬牙切齿的恨着的。已经不是夫妻、不是爱人、不是亲人、连血缘关系都不存在的两个人,在离婚的时候,应该是连朋友都不是的陌生人吧。

远,你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吗?

最近骨头疼,去医院,医生说我是钙流失过多,是啊,那曾经的我的身体里的所有的骨血都凝聚成的一个小小的人儿,就那么从身体里撕裂出来,流失的哪里是钙,还有骨血,还有附加在那一堆骨血上的爱情。他们已经入土为安了吧?

曾经那么深刻地恨过你,一如那么深刻的爱过你。

时光如梭,如今也已凝结成模糊的胶片了。

只是记得,曾经流月爱过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远。

分享收藏本文

《曾经爱过》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