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途(4)·黄山/佛珠

这是我年前的一段经历,2013年1 月11日,我从上海出发,四人同行,往南京,三日后我孤身一人继续南下,赶在过年前得这段时机,通过一站一路火车的方式南下,花费17天,历经了13个城 市,往成都。这一路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离奇的见闻,也感受了一番春运的魅力。总之,在火车上,在青旅里,在小饭店里,在景区,我都无限的感悟。随身 带的500多页的记事本整整被我记录掉了三分之二,这也让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整理它们。

我以片段的形式写在这里,和博友们分享。其中很多故事让我唏嘘不已,真真实实的让我理解到我们的国家这么大,却也有这么多问题。我们的生活这么复杂,却有无数人坚强而有勇气的前进着。

。黄山
火车刚刚过了马鞍山,停了一小会儿。我也站起来抽了一根烟。有人在吆喝卖水果。
我从南京出来,出行的计划也没有写好,只知道终点或许是重庆或许是成都。
但现在的方向是黄山。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实际上是没有去过黄山的。虽然黄山市我是去过一次,但也只是顺路休息了一日。黄山区是没有去过的。
游览名川,我们要有卡尔维诺在《我们为什么要重读经典》里面的心态(世界上很多经典实际上很多人是没有读过的,在别人面前,虽然第一次读,你一定要说,我这在重读经典,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对着自己和别人不寐心的说,“我只是故地重游而已。”

这是小笑话。
但是我知道徽州的。所谓安徽,不过是安庆和徽州。所谓徽州,不过就是指黄山。一山甲一省之名,可见它有多么的重要了。

昨晚阳哥在加班,我才用他的电脑微微搜索了个大概。原本此次之行,本心不是游览名川,虽然慕名而来。心也纯粹。
古来名士都有游山水的喜好,就如初冠义气的苏辙所说,人若据守一地,必然“其居家所与游者,不过其邻里乡党之人,所见不过数百里之间,无高山大野,可登览 以自广。百氏之书虽无所不读,然皆古人之陈述,不足以激发其志气。恐遂汩没,故决然舍去,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

我给黄山定了一日行程。这沿路大概多在青旅吧。旅行的人最有故事,也最爱分享。

。佛珠:
我重新站起来,准备到车厢里面找一个空座位。因为我已经跪坐了快三个小时。所幸的是,我旁边的车厢第一间就有一个空座,我低声用口型问我对面的阿姨,有人坐啊?
“你坐吧,没人。”
我朝她笑笑,她长了不全黑的头发,织着毛线的帽子。很是有种老妈妈的感觉。
然后她脸微微转向旁边的年轻人问道,“现在大学生都放假了吧?”我的穿着倒是很像学生。
我立即补上一句,说:“是的,是的,我们刚放假。有些学校还没放呢。”
她看着我,才问:“你到哪里下?”“黄山。”“哦,我们在芜湖下,不过芜湖上车的人是不多的,你可以坐我们的座位。你是过去玩?一个人?”
“嗯,就我一个人,下面可能还要去武汉,长沙,反正一路顺路过去。”
“哎呦,厉害,厉害。你可以暑假的时候去西藏玩。”“哈哈,我去年刚刚去过。”
于是我们话题打开了。
我开始聊我在藏区的经历。然后阿姨讲他们在昆明的旅程,我讲我在云南的四次旅行经历。她听着哈哈笑起来。
你知道,我一个人孤身一人坐上了这辆车的时候,内心有多少的心事。内心凄凉,我又一个人在路上了。孤独的身体,孤独的思想和孤独的灵魂,它们都飘在路上。
真像一个亲人一样,开始指点我到黄山之后该这样该那样,住哪儿方便,哪儿值得一去。实质上,她一直在提醒我一定要当心啊当心。我走过那么多地方,怎么会不知道该如何旅行呢。我面笑着微微听着。
我想起几天前在南京夫子庙国际青年旅舍我和那个日本人所说的话,“actually,almost every Chinese is very kind.”
实际上啊,中国人实在朴素的善良。他们很容易从表面的冷漠中挑起内心的温暖和善良。
临走,我从背包里面掏出早已经散了的佛珠串,取出一颗佛珠送给这位阿姨。那是Z君在拉萨与我互换的佛珠,也是我苦苦守着的爱情的支撑。Z君早就离我而去,远在法国,我俩早无可能也无感情。
我带着它们上路,因为一丝坚强的怀念。敢于面对那些痛苦的经历。
现在,我希望把它们送给一路上的有缘人,让他们也带有佛珠的善意。
中国人实在应该因善而安。

分享收藏本文

《在旅途(4)·黄山/佛珠》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