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途(3)·南下!南下!

这是我年前的一段经历,2013年1 月11日,我从上海出发,四人同行,往南京,三日后我孤身一人继续南下,赶在过年前得这段时机,通过一站一路火车的方式南下,花费17天,历经了13个城市,往成都。这一路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离奇的见闻,也感受了一番春运的魅力。总之,在火车上,在青旅里,在小饭店里,在景区,我都无限的感悟。随身 带的500多页的记事本整整被我记录掉了三分之二,这也让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整理它们。
我以片段的形式写在这里,和博友们分享。其中很多故事让我唏嘘不已,真真实实的让我理解到我们的国家这么大,却也有这么多问题。我们的生活这么复杂,却有无数人坚强而有勇气的前进着。

我总算从南京出发了,刚上车的时候,还稍许有些兴奋的感觉,因为我又一次自由了。并非刻意出走,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在旅途中的时候,在陌生人的情节中,我才特别通彻。

我生活在一个规规矩矩的生活里,我深深的相信,如果我庸庸碌碌的生活,而放弃去寻找,我只能停留在原地,自怨自艾的生活在自己的小框架中,面对的问题都是现实而又庸碌的,始终缺少一种大气,一些大智慧。而我渴求长大,渴求追求大智慧。小家小故事,小温缱,已经挡不住一颗抛出的石头。我一直喜欢黑塞在《悉达多》中的暗喻:“假如你向水中投入一颗石子,它会找到沉向水底的最快捷的路线。悉达多 有了目标时也是如此。悉达多无所作为,他只是等待、思考和斋戒,然而他走过世俗的事务就像一颗沉向水底的石子,他无需行动,他也无需激动,他只是被牵引并 且任凭自己的沉落。他只为自己的目标所牵引,他不允许任何扰乱自己目标的东西进入他的灵魂。”我已然成为那个觉醒的“悉达多”。

昨日我又回到南京“先锋书店”,大地上的异乡人。

我深爱这片大地啊!它那么大,那么壮丽,可是大地上的人们渐渐已经丢失了他们狂野的梦想,狂者不狂,狷者不狷。这是我所知道的大地,庸庸碌碌的守护着他们温暖的小家梦。

最安逸的时代总是思想者最痛苦的时代,他们像是神经官能症者,忧心忡忡。可是,这片土地上有多少凡人的痛苦在上演。多少不自由,不稳逸的人生在上演。我们又是如何能够心安理得的坐在高楼之上,娇柔姿态的喝一口茶,抿一口美酒。

我七点才坐上这辆绿皮,坐在绿皮衔接口,掏出笔记本开始写记录。这已经整整写了两个多小时了,期间一点毫无休息,仿佛胸口有无数的话要吐出来,仿佛要把手中的这本本子给烧掉一样。一个旧ibm壳子电脑,一件衬衣,加绒裤子,一本芥川龙之介小说集,其他竟然就没有了。

从南京南下,也完全是冲动的结果。

去年整整半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写文字,一直在写小说,小说常常写到自己最痛的地方的时候,就难以继续下去。未来依旧很迷茫。阴郁,是那时候最主要的主题。看不到阳光。因此,我要走!要出走,要看,要想,要听别人的故事,要感动,要看到平凡的人们身上流动的感动,流动的不简单,流动的坚定的信仰!

平凡的故事啊,平凡的人们,我来了。

南下!南下!

分享收藏本文

《在旅途(3)·南下!南下!》有4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