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with me

   我生活在一个不大的沿海小城。对于小的时候,最多的记忆是关于农田、河流、姥姥姥爷以及遍山可以摘得到的野果子。父母则在不算太远的城市里工作。然后,有一天,我也被带到了城市里,远离了大片大片的望不到尽头的农田,也没有了到处都是泥巴的脏衣服。

  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老爸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走在宽敞的柏油马路上。黑漆漆的路,和我随着车摆动的双腿。

  我上小学了,学习成绩还不错。

  我上初中了,成绩继续进步,成为了班长。

  我上高中了,我们那里的重点高中,最好的学校、最好的教师资源。

  然后,我开始慢慢地懂得以前不曾懂得的事情。我以为,我会像之前那样顺风顺水。事情比我想象的要糟。我开始懂得了微妙的感情,开始为“朋友”牵肠挂肚,开始在课堂上长久的发呆或者睡觉。每天熬夜,也许只是为了发呆,也许只是为了一些莫名奇妙的东西上伤透了脑筋。学习成绩不在是上游,却还是能够凭借聪明的脑袋保持在10几名左右的样子。

   之后某一天,老爸中午来学校给我送东西,他在门口望着我走进学校,当我走出了很远之后我转头看到他还站在原地那样的望着我。那是,我很久之后才弄明白的眼神,以及那深沉的爱。

  高一过去了,高二过去了,我迎来了高三。我的叛逆期仿佛从高一开始就一直没有结束。我开始放弃学习了,整日的看小说或是发呆,或是写着自己也搞不懂的文字。每周末的回家又尽量地笑着不让家里的两个人看到自己的异常,仿佛每天自己都是不快乐的,像是在酝酿着什么。我是一个演技烂到爆的演员,撑不了多久,就会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和老妈大吵。一次,老妈摔了她给我买的闹钟,摔门离去了,我趴在被窝里哭得昏天暗地,也记着老妈临走说的那句话:你是想看着我死是不是?

  就这样,我自己摆弄着自己的世界,又仿佛所有的坏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样悲伤难过。

  我对老爸,有一种天生的腻歪。回到家总是喜欢他在哪里我在哪里。那天,他去接我回家。我们手牵着手,我和他讲最近发生在学校里的事情。我下意识的摩挲着他握着我的手,满手的老茧,粗粗的指节,我低头一看,看到他手背上已经爬满了老人斑,他才40几岁啊。在我印象里,他一直都是那个从小大带着我到处走的高大背影,可以把我放在他的肩膀上,可以一只手就可以把拖起来的人。那一刻,满心的难过,差一点就在街上抱着他就哭。

   我没有考上大学。最后选择了复读。去了一个很小的县城,条件很差的学校,那一年,我只见过老爸老妈一次。也就是在春节的时候,我也只是在家里呆了6天而已。复读,充实也艰苦,压力仿佛无形又好像是高山。

  结束了三天的考试,我每次出考场的时候都会给老妈打电话。她和我说,你好好考,我在这边给你加油。老妈信佛,我想那三天,她或许一直都不间断地和佛祖祈求了吧。

   我最后来到了一所二本的院校。在离家要8个小时的城市。我不喜欢的专业,我不喜欢的学校,我不喜欢的城市。我怨恨他们,非要把我送到这里。我觉得仿佛自己的理想就要埋没在这里。梦想,仿佛要死了。在大一下学期的一个下午,我坐在我们宿舍楼下的那个石凳上,给姥爷打了电话,我说了自己有多么的不喜欢,说了自己过得有多么辛苦,说了老爸老妈的不理解。在那个下午,我仿佛是把心里的怨气都吐了出来。

    老妈给我打电话,我在这边哭,哭了一通的电话。后来我才知道,挂了电话之后,老妈哭了很久。

    现在大二了,和喜欢的人分开了,为了改变去参加活动,重拾之前一直埋在心里的梦想。我不知道自己从小到现在,多少次在老爸老妈面前哭,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在他们面前手舞足蹈的讲着另自己开心的事。喜欢的人,讨厌的事情,我对他们没什么隐瞒,他们也时刻地听着。

  我曾经问自己,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现在想来,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问题。我这20几年,无怨无悔的呆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地给我讲道理教给我什么是社会告诉我哪里错了,给我洗衣服,给我做饭,不辞辛苦地出去工作只是为了让我有更好的生活的人。我居然忘了,这两个一直都陪在我身边的人。

   他们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无论我在哪里,一直都保持着望着我的姿势。

   这座不大的城,养育了他们,也养育了我,它再小再平凡,也因为他们,显得那样美,那样难忘。

   I promise I will  with you as you have been always with me.

 

分享收藏本文

《Always with me》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