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时代的菊花——《知日-铁道》书评

先是一个插曲,昨天收到《知日-铁道》一书,恰好门口有电视台记者采访,惦着是本书的样子,快递匆忙的连签字也没要,至此我收到书。不仅是签收,现在看来此系列书的发行显得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恰逢中日钓鱼岛争端之际,在集体的情绪之下,民众想来对了解日本没什么兴趣。我不是铁道迷,也不会有什么日本铁道迷的可能。

 1.非铁路迷的观点

“日本铁路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盛誉,其衍化出来的铁路文化更是为不少铁道迷所津津乐道”,这些似乎在我看来不可思议,这么多年来我只坐过两次火车,一来一往,或者可以算作一次。我坐的是绿皮车,大概也就是民工特色的,车速慢,逢站必停,车价便宜,车内拥挤不堪,而且充满汗味和其他气味。记得,我一去的时候是硬座,回来干脆是站票,劳累加上闷热,使我对那次出行没有丝毫的迷恋,山东境内的铁路大略看来只有纵贯东西和南北走向的几条干线,非特殊事宜,我不乘火车,大概我算一个不折不扣的非铁路迷了。所以我只能以非铁路迷的观点来看待日本的铁路了。

2.车站文化

书中从夏目漱石,川端康成到太宰治,包括摄影师中井精也,在他们的热爱和描述下,日本的铁路呈现出了一种文化风景,车站周围会缀以美得环境装饰,或者人性的存在,他们能够让树木和人走近这个工业时代的庞然大物,当你看到一个红色雨衣下的孩子,走过火车身旁,你也许会怦然心动,摄影师抓住了瞬间的感动。区别于国内我见到的车站,印象中那里连绵不断的建筑、人山人海,出租车,有大包小包,还有一间挨着一间的电话亭、出租房、小吃以至洗头房。那景象告诉我们生活就是赤裸裸的功能和欲望满足,把你的需要解决掉,然后赶紧上路,你对车站不会有丝毫的留恋,甚至印象,我从没想过车站是美的,无论它的美在我们看来是否显得修饰。

3.工业时代的菊花

文中提到了中日之间的大与小,日本的小巧精细和中国的辽阔粗犷。日本是一个工匠国家,会讲究精、细、专,确实,你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日本的列车太短了,四五节,这看起来显得不可思议,与国内城市的一些双层公交车差不多大小了,我印象中的火车都是一节一节的,记得开始见到火车我好奇地去数一数有多少节,但数来数去就数迷糊了。

日本的车系列多用别致的名字,甚至是鸟的名字命名,我不禁想起了这是个菊与刀的国度,列车更像是工业时代的菊花,国内是字母加数字的命名,或者起点到终点,永远明确的,功能性的。

4.情色的视野

谈到日本不能不说到一个词,你无论如何也绕不开,或者严肃或者嬉笑都是如此,那就是日本的情色,在这本书中也不意外,书中有摄影家的情色。不仅仅指男女的肉体,更泛指了世间的形形色色的风景,摄影家以情色的镜头看着世间,这是一种肉欲的,无论你是否以美得观点来看,他们是在诠释着一种感性世界的认识,世间的紧张释放、忧郁、梦幻,抽象或者震惊冲击。(玟涛-文)

分享收藏本文

《工业时代的菊花——《知日-铁道》书评》有0条留言

    • 书大体通读了一遍,我写书评都是先通读一遍的,然后根据感觉写一点,否则就有五毛党的嫌疑了。因书是图片资料类的,所以读起来不是很耗时间,难免显得轻率了点,以后我谨记一定多细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