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要做下去

近日看过一些记事本圆梦计划、GTD、晨间日记、读书笔记等等的一些书籍,比如有《别告诉我你会记笔记》、《实现一生梦想的笔记本》、《笔记女王的手账活用术》等。想来手账术应该在日本比较盛行,听说在日本人人都有手账,似乎随时都可以掏出来记录,具体不得而知,而且台湾也很流行手账,这点从出版的一些书籍中可以看出来。

我之所以关注这类书,首先与豆瓣上看到的几个“强人”有关,不经意读到她们的日志,然后就是看到了这样一个景象:一个人肯花费10年的时间,有目的,有步骤的实现一个梦想——这实在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像一把锋利的刀刃,不论它挥舞或者静止都是骇人的,也同样具有魅力,忍不住想要去握住它的手柄。其次还有个原因就是对文具,尤其是各种笔记本的喜爱,后来发现了网上还真发现了种种文具控、活页控、记事本控的交流圈子。

然后就是开始行动,行动之前照例有些疑问:

一是记事本到底用什么尺寸的好,有人说用圣经尺寸的,我搜了搜,是170*95mm,还有说用A5的,还有用A6、A7的,然后我就迷糊了,到底多大的好啊?圣经尺寸的如果要求随身携带,也不是容易的事啊。记事本根据到底记什么确定尺寸,如果只是工作安排,目标打算和时间管理的话,自然可以记录的小一点,如果涵盖了行动思考和部分资讯整理,需要经常看的话,就需要大一点了,那么我想知道记事本到底记什么呢?另外如果需要用笔记本整理资料的话,还是A5方便些,毕竟A4纸张比B5纸张打印更常见一些。

二是读书笔记到底怎么做,用记事本手写,还是电脑码字?是存成电子文档?还是打印出来?我用手记过多年,发现非常慢,而且写完了,自己就懒得再看第二遍,我不爱看不是因为字好坏的问题,再好的手写体我也看不进去,习惯了看打印字,感觉那才像“书”。

这就陷入了典型的“工具综合症和资料收集狂”了,总是把工具当成结果来想象。 “要买什么样的本子啊?” “A4的是不是太大了啊?” “活页的会不会比较容易丢失啊?” “你是用纸质记事本还是电子记事本啊”。对于听音乐也是如此,很多人考虑的是用什么器材啊,什么音源啊,唱片是不是首版啊,反复的比较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过度地在“器”上选择、比较,舍本求末,这正是浮躁的一种表现,不要考虑,不要比较,花费在选择上的时间是最浪费的。从一开始你就要做下去,这是最重要的。然后是资料收集狂,在这个信息过剩的年代,我们在开始做什么之前,首先想的是下载些资料看看啊,然后下载了一个又一个,1G又1G,资料收集的不少,工作没有开始,更没有结果。一切还是空白。

还有种情况属于心为物役。其实很多东西重要的并不是它们是否以某种秩序放置在我们的身边,而是是否进入了我们的身体。尤其是在读书笔记这一点上,在考察了种种工具和方式之后,开始工工整整地撰写,分类编号,一旦有错误然后又是反复的整理,费时费力,却索然寡味,写了就忘了,对我们毫无意义。或者很多人为了爱惜书,结果舍不得去读了。要记住东西是用来用的,不是用来收藏的,劳劳碌碌结果成了心为物役。

在经历了以上几种病症后,我也不知道我实行的是什么,是记事本、手帐术还是10000小时计划?也反复比较了圣经尺寸、A6尺寸及活页本之后,我找了一个A5尺寸的无线胶装本开始,列出目标,列计划,记时间日志,写读书笔记。终于本子上不再空白,重要的是一开始就做起来,而不是克服各种工具综合症、选择性恐惧、资料下载狂等等。

分享收藏本文

《一开始就要做下去》有0条留言

  1. 好吧,我觉得这就是说我了,我总是会去思考用什么样的本子等各种不重要的事。
    我一直觉得我有轻微拖延症,严重强迫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