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在更广阔的视野中

——《与生活相遇》的评论

  看到即做到,这就是行动。——克里希那穆提
  
  “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翻开《与生活相遇》时,我突然想起了杨丽萍的这句话。似乎是一样的冷静、一样不动声色和静观。仅是书的名字我想了半天——他要告诉我的是什么呢?如果你与生活相遇,那你是在如何更为广阔的视野中才能“与生活相遇”,在你与生活相遇之前你又是什么,除了生活我们还拥有什么?在克氏(这种简写也许更多让你想起了克尔凯郭尔,题外话)的问答或演讲中,生活似乎“轻松”地变成了一个际遇而非我们的全部。
  
  该书作为克里希那穆提发表在克氏基金会会刊上的文章结集,分为小品文、问答和演讲三部分。在200多页的旅行中,他与我们一起谈论爱、美、自由、谦卑等话题,也探讨了现代主义以来的恐惧、欲望、孤独等精神议题,我不太喜欢书籍广告商对一本书功效的宣传,我同样很难界定他“给予”了我什么,首先这不是一本写给厨妇的烹饪指南,也不是一种面对生活的难题方法,同样也不是一种成功学的激励努力或者意志,(“努力是一种力量和另一种力量的对抗”)。我只能说这就像是一个学校,你学到了什么?老师并没有刻板的要求你记住什么知识,你学到的是你自己的内心的光。
  
  书中尤其是小品文部分,多是从一段优美的自然描写,继而是思考。相比屠格涅夫、梭罗等人笔下的写景而言,我感觉克氏的衔接似乎并不流畅,景物的超验感也不强,甚至而言有人也说到他的醍醐灌顶也常常来的不够透彻。这不是一种梦中的惊醒,至少他没有使用那样的语气和紧迫感,他只是慢慢地絮叨,像一种独有的节奏。他在把握着节奏慢慢地说,他在目睹了两次人类浩劫之后,在西方信仰危机下,他在对我们说什么?我们可以去听听。也许他说的并不仅仅是那些宏大的课题,不仅仅是对我们的政治、宗教,他也在我们的生活琐事中,在我们和家人、邻人的关系中,在我们散步、白云升起时,他也在我们内心揭示我们看不见的对抗和暴力。他在跟我们说爱,也跟我们区分孤独和独自一人,跟我们说时间、思想、语言、意识和看,跟我们说与妻子的关系和对方形象的生成。他还是在慢慢地说,甚至在你提问的时候,他还会打断你,首先说你问的问题不正确,不能构成问题,这样看起来,他就不是在解决问题,而像是在消解问题了。
  
  看这样的书,开始我还要急。及我看到中途,反而慢了下来。我想开了,既然他不着急把话说完,一字一顿,不惊不乍,甚至有点重复絮叨,你问一句,他甚至还要否定一下你的问题,那么我还急什么,写书的不急读书的急甚!我也慢下来,天塌不下,我也不急着去上班,我也不急着去做饭。也许我们眼中的利刃只是虚幻,而快乐坦途却是深渊。“烦恼之场,何种不有,以法眼照之,奚啻蝎蹈空花。”他并没有建立新的宗教,这是他强调的,在这像尼采一样的强调里,他没有要求我们追随、膜拜,告诉我们“我就是世界”世界的腐败不能说与我们无关,我在每个早晨从床上悄悄爬起来,坐在餐桌前,翻开书本读,我读着了他的话语,听着楼下出门的声音,也听到窗外飘来幼稚园上课前的儿歌,像一种事实或者现状,不带判断、意识和悲伤。我想起诗人王维有两句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大概也是一种事实。(2012年8月20日 文/玟涛)

分享收藏本文

《【书评】在更广阔的视野中》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