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社会保险制度看中国社会

养老保险是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保险五大险种中最重要的险种之一。而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是促进社会正义,公平,和谐发展的必要条件,也是一人为本,尊重人的一种体现。
哈耶克提出了一下的标准来判定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否合理,是否会促进社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哈耶克认为,凡是能减轻个人即无法防范,又不能对其后果预作准备的灾祸的公共行动,都无疑是应当采取的。从这一点来看,现行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指导思想无疑是合理的。现行的社会保障制度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都旨在减轻个人无法防范,无法对其后果预作准备的灾祸的公共行为。
但好的指导思想必须还要有好的制度与之相适应。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及其不完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但在宪法之下没有专门的法律来指导,规范中国的社会保障发展。失业保险就只有一份《失业保险条例》 ,工伤保险也只有一份《工伤保险条例》 ,生育保险到目前还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因为更受人民关注而有了较大的发展,但同时也越来越陷入困境。本文拟以中国养老保险为例,剖析中国社会保障的困局,阻碍以及出路。
理论上来讲,养老保险应具有以下的特征:
1. 强制性
通过立法,强制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个人必须依法参加养老保险,履行法律所赋予的权利和义务,缴纳养老保险费,待劳动者到达法定退休年龄时,可向社会保险部门领取基本养老金,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保障退休以后的基本生活。
2. 互济性
保险费用来源一般由国家、企业或单位、个人三方共同负担,并在较高的层次上和较大的范围内实现养老保险费用的社会统筹和互济。
3. 普遍性
 每个人都有老年岁月,这是人生的必经阶段。养老问题不仅是社会问题,而且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关系到一个国家或社会的经济、文明发展,需要我们予以足够的重视。由于养老保险的实施范围很广,被保险人享受待遇的时间较长,费用收支规模庞大,因此,必须由政府设立专门机构,在全社会统一立法、统一规则、统一管理和统一组织实施。
自1992年起至今,我国实行的是“养老保险双轨制”的退休制度:即企业职工实行由企业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的“缴费型”统筹制度;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时不仅不需要缴纳养老保险费用,而且退休金由国家财政统一发放。两种制度具体讲表现为三个不同:一是统筹的办法不一样即企业人员是单位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机关事业单位的则由财政统一筹资;二是支付的渠道不一样即企业人员由自筹账户上支付,而机关事业单位则由财政统一支付;三是享受的标准不一样即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标准远远高于企业退休人员,目前差距大概是300%~500%。在机关事业单位中,机关即公务员比事业单位如学校,医院等的养老金又高出很大的一部分。
养老保险双轨制导致的养老金差距越拉越大,近几年,因为调整幅度有很大差距,虽然国家对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进行了8连调,但8次连调的总和,尚不足机关事业单位一次调整的幅度,从而导致两者之间的差距反而扩大到了五六千元。现在,养老金差距仍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养老保险双轨制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不公平、不合法政策,违背了社会主义宗旨,从制度上将中国社会划分了两个类似封建社会的社会阶级,为机关事业单位编制职工规定了达到正常待遇三到五倍的超国民待遇,贬低了企业职工及其他从业者的社会地位与尊严,一定程度上激发了社会矛盾,降低了政府的公信力,并为青少年的树立良好的职业理想产生了负面影响。因为机关事业单位不缴纳或很少缴纳养老保险,直接从国家财政支出退休金,所以从本质上来讲,退休金双轨制是一种歧视性的剥削政策,是以剥削所有纳税人为基础的。
 而且由于中国社会养老制度的改革采取的是渐进方式,使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构成复杂,模式复杂,很多地区还存在着农民工养老保险、旧的农村养老保险、计划生育夫妇养老保险、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养老保险等。当然现行的养老保险主要有三种: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城镇居民养老保险,新型农村养老保险。
我国自1997年开始实行统一的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2005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国发[2005]38号),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再次进行改革和完善。按照现行制度规定,城镇现行制度规定,城镇各类企业职工、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都要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企业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比例为企业缴费工资总额的20%左右,职工缴费比例为本人缴费工资的8%;城镇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数为当地上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缴费比例为20%。到达退休年龄且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人员,发放基本养老金。基本养老金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组成。基础养老金月标准以当地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和本人指数化月平均缴费工资的平均值为基数,缴费每满1年发给1%;个人账户养老金月标准为个人账户储存额除以计发月数。根据职工工资和物价变动等情况,国务院适时调整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
由此就产生了一个问题:1997年以前的一批没有按现行政策缴费的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从何处来?当时设计这个制度时想出了一个非常聪明的主意,即当前在职的员工缴纳养老金支付给当前退休的职工。但最近几年的情况越来越说明这个主意的失败与不可取。随着我国计划生育计划后果的越来越凸显,我国劳动力开始明显减少,同时我国老龄人口也急剧增长,人口老龄化越来越明显,我国进入未富先老同时劳动力减少,人口红利即将消失的尴尬局面。以前可能是5到6个在职员工支付一个老人的养老金,可随着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劳动力的急剧减少,现在是3到4个在职员工支付一个老人的养老金,到将来可能是1个在职员工支付2个老人的养老金。
养老金的缺口急剧增大。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 .3万亿元。报告指出,人口老龄化冲击下我国养老金的统筹账户将给财政造成巨大负担。建议实施延迟退休年龄,国有股划拨,机关事业单位改革等多措施以缓解压力。这份研究报告由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牵头的中银研究团队和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牵头的复 旦 大 学 为 主 的 研 究 团 体 撰写。2003年时中国的养老金缺口大概在1.3万亿左右,近十年养老金缺口的一步步增大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劳动力的减少,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养老金的经营不善以及各级机构的挪用,亏空等。
客观的讲,现行的制度除了一些主要的问题外设计的思路还是可取的。我个人认为中国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主要有3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一是前文有提过的双轨制问题:从本质上来讲,退休金双轨制是专制政府一种歧视性的剥削政策,是以剥削所有纳税人为基础的。这让人不的不怀疑,中共早期“为人民服务”的政策是已经被如今的中共抛弃还是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仅仅作为获得人民支持的口号呢?二是城镇,农村的不公平的区别对待。城镇,农村本来是有区别但大体平等的。但长久来的户籍制度却生生的将城镇,农村割裂开来,并且很多时候是歧视农村的。这一点让人心寒,中共就是依靠农村起家的,并且一直鼓吹自己是无产阶级专政,但一旦它获得了政权就将农民抛之脑后了。三是养老体系需要政府的财政支持,而且需要政府财政的大力支持,这对财政利用一直不透明,低效的中共政府是很大的考验。
针对这三个问题,我们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对第一个双轨制问题,其实解决办法很简单,就是取消双轨制,取消公务员的特权。不过真正的实行却是困难重重。这和近十年陷入停滞的中国政治改革是一致的,每当改革涉及到取消或减少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时,总是步步难行,基本改不动。
对第二个对农村不公平问题,需要彻底舍弃现行的户籍制度,采用新的真正的平等的户籍制度。这个按照现在中共的执行力来看也很难实现。实行的平等的户籍制度,意味着农村地区需要大量的资源。资源从哪来?将城市的资源拿出一部分给农村,恐怕城市的居民不同意。那就需要政府负责这一部分资源,中共的一大批既得利益者也不会轻易将吃进嘴里的肉吐出来。
第三个问题也没有讨论的必要的了,政府总是会以财政紧缺等借口拒绝。
从上面的分析看,养老保险制度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政府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但蛋糕大小一定,既得利益者,那些吃了大块蛋糕的人是不会轻易将蛋糕吐出来的。因为那些既得利益者很大程度上不是中共的官员就是那些官员的家属。
养老保险制度是涉及到社会方方面面的,养了保险制度的困局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今中国社会各个方面存在的种种矛盾。政治的腐败,法制,教育,科研的失败,道德的缺失,人性的泯灭………
我一直都持有这样的观点:一个相对较好的政治制度是整个社会良好运转的必要前提。这方面中国可以做一个反面的典型。也许有人会说,中国过去近30年GDP的高速增长难道不能说明中国现行制度的优越或者退一步说合理吗?其实我本人十分讨厌这种自吹自擂的君不见,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同时起跑,现在都已经是发达国家了吗?君不见韩国在国际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朝鲜还要中国接济才能过下去吗?同一个民族,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想想现今中国大部分人的生活:房买不起(累死累活买了也就70年产权),婚结不起,墓地买不起,病看不起,食物是有毒的,教育是失败的,官员是腐败的,环境是他妈的被破坏的…..偏偏这样还有人叫唤着去解放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欧美同胞,何其可笑呵?
政治制度从来就没有百分之百令人满意的。不过现在看来三权分立的代议制是没有更好选择时最不坏的选择,尤其是经过二战以后的几十年发展吸收了大部分社会主义思想的现代代议制。官方总喜欢说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是民主的代议制,可又有谁他妈的知道那些人大代表从哪来的?又谁他妈的不知道中共的最高权力机关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而不是人民代表大会?
自己身边和网上存在大量的这样的人:对各种问题基本都知道,对政府不满,却总以莫谈国事来欺骗自己,总在潜意识的认为各种灾祸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政治是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关心的,争取的。即使不为了我们自己,为了自己的孩子不会一出生就和毒奶粉,生活在很烂的环境里,活的累没有尊严,我们也该去关心去争取。
权利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利则绝对会腐败。孟德斯鸠提出三权分立,本质的出发点就是权利的相互制衡。在当前中国,绝对的权利催生举世瞩目的腐败,摧毁了法制,教育,道德,人性。中共现在很大程度上将GDP的飞速增长看成其执政的合法性基础。当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在政府绝对权力主导下的经济内部的结构性矛盾会摧毁其高速增长的神话。可以想象,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神话破灭时,隐藏在GDP高速增长神话下的各种矛盾会给中国社会造成多大的动荡。中国是会就此一蹶不振还是会涅槃重生真正找到自己的路?谁知道呢,历史会给出答案。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

分享收藏本文

《从中国社会保险制度看中国社会》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