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阅读史的阅读

断断续续,持续了近一个月,我利用上班的时间缝隙,看完了这本《1978-2008:私人阅读史》,读书的人大多爱看别人谈书、谈与书有关的东西,而这正好就是这样一本书。改革开放三十年,34位名人对自己的阅读经历回味与梳理,这书读起来不累,也很有趣,读完书,说几点感悟。

我的阅读是滞后的,我没有想到过很多我关注的书,其实在很多年前被集体关注过,一个埋头读书,与他人得不到交流的人,常常出现这种场景。而原因也大抵不难搞懂,我既不是按照某本史学记录,也不是按照书单列表,也不是市面书籍,我常常不去或从来不去或没地方可去看书买书,而网上购书,独自行动,随着搜素,如同在一个暗淡烛光引路人的带领下,穿过黑黝黝的通道,走一条与王侯伯爵不相遇的仆人之路,我们寻找自己的洞穴。我是无目的的,由书及书的阅读。话再说回来,一旦发现自己关注的书在很多年前的集体关注,大概就像是一种落后的感觉,有相逢的欢喜也有失落。

私人阅读伴随着对自己喜爱的作家的发掘,作家不像是已经存在的,而是被读者点亮的。他们当时时代背景下,所读到的莎士比亚或者托尔斯泰,和我自己陆续读到的卡瓦菲斯、卡佛、安德森一样,虽然这些无不是很多年前的潮流了。

30年的阅读,文化名人的交流中也有很多不约而同的或悲或喜,共同的认识是从“我们”走向了“我”,从集体阅读走向了私人阅读,这是一个持历史进步观者所赞许的,也是异议者同样欣喜的,至少这意味着阅读的自由和解放,但在当今潮流阅读的鬼故事、玄幻、穿越、小情小调的青春文学面前,在电子阅读、信息冲击面前,在阅读文字到阅读信息的变化上,谈到这些,似乎每个人的脸色都开始变得暗淡,像一个曾经的乐趣的在回忆的聚会过后,又要各自离去,不禁想起了一本昆德拉的书名,《为了告别的聚会》。

书中提到了很多书,走向未来丛书、李泽厚、顾准、存在主义,这些书籍有的看过,有的名字却是陌生的,无法想象曾经不属于我的渴望和激动,正如无法想象有一天未来变成了过去,我们回顾时所说的是“没有什么发生”。

我现在26岁,谈不上30年阅读史,从我6岁上学认字算起,满打满算只能说20年,如果让我自己列一个阅读史,我会怎么列呢?再过10年,及我36岁,我又会怎么列?

                                            文/玟涛2012年5月29日

 

 

分享收藏本文

《私人阅读史的阅读》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