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26岁的自己

下个月就是26岁生日了,不敢衡量这是人生的几分之几,也从来没有意识地这样做过,毕竟做很多事情我并非意识。不知是否有人这样限定过——**年龄之前你可以恣意的生活,**岁之后,你却要开始思考了。这是一道分水岭,我想象着走过某一点之后,像多云的天气,一条线划开,生活开始变得不同。

曾经有朋友告诉过我,如果你梦到自己在梦中要死了,那可能是你某个生命阶段的结束,可我慢慢地梦也做的不完整了,或者偶尔做个滑稽的梦,也明显包含着白天看过的某某电视剧的结构。我的人生走到了哪里呢?有没有人从一架直升机上俯视到我在某个地域爬行?有时在翻看日记,或者整理旧物时自己感慨,我曾经做过什么?曾经莫名的发怒、焦虑和浮躁不安,曾经毫无理智的浪费一个个上午下午,曾经朝着一个现在看来令人哑然一笑的方向行动,这甚至称不上是努力,因为从事后看来那都是一个个无目的的行动。因为这些日记过后的现在,我的每一天依然配不上目的。

21岁之前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随着毕业典礼结束,一夜之间,我又变成了现实主义,共同的是梦里仍旧存在的不安,我曾坚信过自己缺点是愚笨、呆头呆脑,优点是韧性,没有人会这样不带目的的走一条路,只是我一直不安,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坚持的到底是什么。有时想,也许我所向往的是秩序感和简明、可描述性的东西,所以我关心过哲学,和“意义”的还原,用奥康姆的剃刀和梭罗的日记梳理自己,也用文字在记录自己,我常常告知自己,不要对自己的生活失去控制力,但我一旦把生活控制的像纸一样时,就会有人过来敲打我的头,因为那个时候我显得非常无知,而且格格不入。

我始终搞不清我信仰什么?但我自己往往把自己划分到信仰里去,无论我是否使用逻辑词语或者因果关系,我相信我行走藉由的是一道赐予的光,我始终坚信生命等同于一小撮有意义的灰烬,我不遮掩我的焦虑和内心的不安,这么多年始终如此,我一直渴望的是某种行动,但生命始终像一个祷告,迈不出那一步,即便是自认为行动了,但后来回顾自己发现在那个生命的宴会上,当时仍然是一个滑稽的举止。

 

每年都要总结反省一下自己,至少在每个生日来临的时候,都应该想想有一年的时间和以后很多年的时间,一种美丽的开始,心中柔软的部分是否已经风声鹤唳,风从另一个世界的吹来的时候,那里面是否带着亲人的讯息?内心是否已经从恐惧变得恬静?最后仍然忠告自己:相信意义、秩序和某种可描述的东西。(文/玟涛 2012年5月24日)

分享收藏本文

《写给26岁的自己》有0条留言

  1. 我现在就在尝试控制自己的节奏,控制自己的每一天,因为我以前总是浑浑噩噩,感觉得过且过的样子,我想在25岁来临之前学会掌控自己的人生~~最后,生日快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