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故乡的屋檐下有我打工的老父

 家里的那盒纸烟

   它的名字名字叫延安

  还有那出鞘的钢笔

写在台上

搁置着风从远方

吹来了夏的消息

所有的烟蒂早已堆积如山

很久都没再碰触的墨水

在瓶里早已退潮了

退了潮的沙滩

躺着一本厚厚的影集

和那重重对父亲的思念

        记得自己懂事开始,就没有为父亲写上一篇思念,如今年迈的父亲让我不由的感到或许伤感。今天我就要为他写上一段记忆来纪念他的耳顺之年。

        如今,在这个忙碌的年代,六十岁的他仍在家乡当着小工。回想到小时候,父亲不苟言语,但是呢?听到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儿啊,不好好学习,你将来就没出息啊!这句话来鼓励我。人们常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可是呢?在父亲知天命之后,不到十年间,家里出现了很多的事情,父亲日渐佝偻的身躯里,却包裹着一颗从不向命运低头的心。也许那就是命,一位农民的宿命,可是如今我才知道,这更多的是为了我……

        也许是因为家里的孩子众多,为什么要用众多呢?我的家里五个孩子,我上面有四个姐姐,家里就我一个男孩。这不,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我的二姐就从小给舅舅了,说道这里,我问过父亲,他当时我一直在叹气。没办法啊,这就是宿命吧!都是因为我的存在,让这个本来完整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真的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罪人,活着就是为了赎罪,人们常说:儿子是父亲前世的仇人,这辈子是用来复仇的 。我和父亲的关系也一直不是特别好,每次我都要告诉自己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可是呢?我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家伙,我有事都受不了自己。自己慢慢变大了,懂事了,也沉淀了不少,可是呢?父亲的脊背也变弯曲了,最让我担心的是他的眼睛。大约是自己上小学时,父亲修车,电焊时弄伤了眼镜。上初中时,又因为给果树打农药吧药水弄到眼睛里了,这样当时也没好好去看。所以现在留下了后遗症,好像每过一段时间父亲的眼睛都会特别疼痛。每每回家时,我都隐隐作痛,我是一个很难掩饰自己情绪的一个人,现在开始,自己要学会改变。

        我呢?上了一个连二流都算不上的大学,昂贵的学费成为了家里的负担,在这里,我特别要感谢我的大姐,是她给我支付了学费和生活费;谢谢我的二姐,我可以每隔几个星期去她那蹭饭吃,是她教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和她在一起,我整个人都没有压力,感觉是一种真情的释放;谢谢三姐四姐那无时无刻的关怀。父亲呢?年本六十,为了我,现在给别人当起了小工,给别人盖房子,真恨自己现在还没工作,自己工作了一定不会让父母受累了,这次回家待了五天,每天都会给父母做饭吃,而且自己的厨艺是大涨啊,父亲让我和他去楼上装袋麦子去喂面,我要自己把袋子背下去,可是父亲说,我弄不了,非要自己弄,看到这里,我为我有一个这样伟大的父亲而感到自豪,现在我要加强锻炼,让自己努力干些家里的重活。

        说到这里我十分感谢父亲,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学会感恩,昨天晚上十一点接到导师的电话,他说见天早晨八点必须赶回学校,这不,一大早我四点起床要赶着县城最早的进货车去西安,是父亲开着电动车送的我,因为我的视力不好,父亲就要自己骑车相送,那种感动真的就像一种莫名的痛,让人心酸,让人痛楚,到了车站,父亲静静的呆在车站,不愿离去,等到我坐着车,他才渐渐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想起了朱自清写的《背影》,虽然我写不出朱自清那样感人的话语,但是我认为我的父亲的背影是我最熟悉的背影,弯曲,佝偻,宽广而又温暖的背影。

        我每次走在街头,看到那些游走在城市边缘的打工人群,尤其是像我父亲年龄一样大的老人,总要多看他们几眼。因为在故乡的屋檐下,也有我打工的老父啊!父亲,还有两个月,您的儿就要走入社会,有工资了,这样我就不会让父亲您受一丝丝苦,相信我,父亲,我能做到!
 

分享收藏本文

《那故乡的屋檐下有我打工的老父》有0条留言

  1. 看到你的文章,我也想到了我的父亲,父亲的爱他不会说出来,我们要体会到父亲的苦楚,好好奋斗。其实父亲最希望的就是我们有出息!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