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lchemy of finance 读书报告

索罗斯,一个失败的哲学家,成功的金融投机家?又或是恰好相反?
抽象与务实,是索罗斯思想发展的两条主线。有抽象的哲学思辨,基于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哲学,索罗斯发展出反身性(Reflexivity)理论。关注与务实,金融市场成为检验和发展其理论的产所。股市,外汇,信贷,政治,财政都是索罗斯关注的。欧洲汇率危机中挤兑英镑,东欧剧变,抛售泰铢引起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索罗斯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的能量可以有多么庞大。只要你有心,即使是个人也可以成为全球事务的下棋者,和那些国家,组织一起博弈。
反身性理论建立在对经济理论的批判之上。经济理论的均衡观念是公理系统的产物。公理化方法的最高成就是充分竞争理论。充分竞争理论的主要假设:完备的知识;同质而可分的产品;足够数量的参与者意识任何单独的参与者都无法左右市场的价格。基于完备知识的假设是无效的,正如波普尔所证明的,完备知识的不可企及乃是科学方法的首要原理。
基于认识论方面的独特见解,索罗斯发展处反身性概念。参与者的思维和所参与的情境之间的联系可以分成链两个函数。参与者理解情境的努力成为认识函数,把他们的思维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成为参与函数。情境和参与者的思维,在认识函数,情境为自变量,思维为因变量;在参与函数中,思维是自变量,情境为因变量。当一个发生变化是,会同时引起呈螺旋式的情境和参与者思维的进一步变化,称这种相互作用为“反身性”。两个递归函数不会产生任何均衡,只有一个永无止期的变化过程。
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对事件的划分. 总能为参与者所正确遇见并且不会再他们认识中激起变化反应的日常习惯,以及独特的影响参与者偏向并导致进一步变化反应的历史事件(可以将是否有参与者思维的参与作为一个简单的划分依据)。第一类事件适用于均衡分析,第二类事件只能作为历史进程的一部分加以理解。
由此,索罗斯提出了对社会科学的批判。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差异,体现在研究对象是否有参与者的思维介入。包含思维参与者的事件不仅有事实组成,参与者的思维会介入因果作用的过程。自然科学研究对象本身不包含任何陈述,观察或任何形式思想时,保持科学研究所要求的事实与陈述之间的分离比较容易。当然量子力学中的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也指出人类认识活动的先天的局限性。对于社会科学而言,参与者思维活动的自我影响的特性造成了不确定性。社会科学的观察对象不同于自然科学,但社会科学家却采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研究自然科学。不得不说,指望通过社会科学成为科学家的那些人是非常可笑的。但即使社会科学发展出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由于研究对象内在的不确定性造成的不确定性仍然无法消除。这样,社会科学的问题就不仅是方法论的而且也是研究对象固有的。
进而可以引出对经济理论的批判。现行的经济理论建立在一些看似合理实则荒谬的假设之上:完备的知识(或者描述成未完备的认识),理性的参与者等。遗憾的是,经济理论的诸多假设在现实中找不到依据。为了弥补其不足之处,经济学家们求助于一种巧妙的手法:坚持主张需求和供给曲线应当看做给定的,需求可能是一个更适合心理学家的课题,供给可能是工程师或者管理科学家的领域,两种均在经济家的视野之外。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均衡概念。但我们发现这个假设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供给和需求都体现了参与者的预期,反过来又会影响参与者的预期。经济理论同现实的相关性未必剩余非欧几何。
当一个情境包含思维参与者时,事件的因果联系不再是有一组事件直接导致下一组事件。相反,它一种类似鞋襻的模式将事实联结与认知,认知复联结与事实。由此,反身性概念产生了一种历史的“鞋襻”理论。必须承认,“鞋襻理论”就是一种辩证法,他可以解释为黑格尔辩证法和马克思唯物辩证主义的综合。但马克思从唯物辩证主义出发却导出了他的历史决定论,不得不说,是件让人吃惊的事情。马克思认为,一个理论要想成为科学的,就必须能够正确地遇见历史发展的未来进程。从这个意义上说,索罗斯量子基金的成就充分说明了索罗斯不仅是一个成功的金融投机家,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一名成功的哲学家。

分享收藏本文

《the alchemy of finance 读书报告》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