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不敢慢一点?

一次看关于传销的新闻,在破获传销窝点现场一名受害者拼死反抗家属和警察,他被五六个人抓住了手脚还不停的蹬腿甩手,央求众人放他回去。去年有一件事让我挺震惊,说一武汉女子不听银行保安的竭力劝阻,坚信自己中了奖,给骗子汇去了7800元所谓的“个人所得税”。

人多会责骂这类人愚痴,明明是漏洞百出的把戏他们偏偏看不出破绽,而一则调查报道说北京上海等地的骗子们就凭这些漏洞百出的伎俩一年能捞到上亿的金额——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些人的愚痴?这些察受害者的心理与痴迷于福彩、体彩的人基本上一致的。一夜暴富的心理需求泛滥,以至于骗子的市场广袤无比,总还是会有那么一群人甘心上当受骗——我有点悲观的认为:传销活动在中国的大面积流窜,可能还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这一切都无外乎一个“快”字。

因为想要“快”,人便容易短视,容易妄想,容易轻信,容易不择手段。“有的家长们不允许援交,却看好未婚生育收入颇丰的艺人梁洛施”。谢纪良说的这个例子不仅说明了香港人的自相矛盾,也反应了当下社会的矛盾常态,这统统基于一个表面看来十分合理的逻辑:时不我待,能快则快。

就“快”本身而言无可厚非,谁不想效率更高一点,速度更快一点?然后个人因基于“快”的需求出发点的不同而会产生天壤云泥的差别。

有很多同学致力于“加速学习”方面的技能学习和训练,却往往不得其法收效甚微,最后反而会质疑技能本身。自唐宋以降,佛教禅宗开始设立禅堂,并建立起“打佛七”的传统,力求“克期求证”,但经论上形容老死于禅堂一生没有悟道的出家人数量时用了一个非常妙的词语:“如麻如粟”。很多时候并不一定是技能理论错了,而是我们错了。南师(南怀瑾)当年修习佛法,某次突然发现佛法不通,前后矛盾,急的痛哭流涕——难道研究了大半辈子到头来发现是一个“假”的东西吗?于是回头重读佛经,然后又通了——原来不是佛法不通,而是自己不通、不了解而已。道理往往相通,问题不在他物,而是在自己身上

其实,很多同学迈出的第一步就已经错了。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想加速学习到底是因为“每天八个小时学习时间不够用”还因为“想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学习八个小时的东西”。

在我看来,后者与“一夜暴富”的心态如出一辙,这是出发点的错误:在这样的心态下学习往往急躁冒进,更容易轻信某个事物,更容易误入歧途,最终的结果是抱着找捷径的心态却走了一趟最远的路。我们希望在满足学习工作需求的同时,还有时间和心爱的ta约会,不用错失好友聚会的机会,可以心无挂碍的看《康熙来了》《快乐大本营》,睡觉自然醒,不用加班不用熬夜不用抢自习室…….鱼和熊掌可以兼得,但大多数的我们却急切的希望马上兼得——既然是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单位,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自然不会到一个离谱的尺度,若想轻轻松松胜过他人许多,无异于天方夜谭

所有关于自我提升的知识和技能都建立在足够的耐心持续的经验上,他注定与一味求快的同学无缘。它们只能教会你“如何用八个小时的时间学习/工作十四个小时的内容”,而非“如何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学习/工作八个小时的内容”。很多同学常常有一个误区,以为读完一本加速学习的专业书籍,看完一个提高效率的技术贴就能快人一等。其实效果的增加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在短时间之内也并不能看出什么差别,正所谓“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至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有哪个方法论能让人一时间就能有质的飞跃,而轻信所谓的速效之法也往往是迷途的开端。记得罗永浩说过类似的话:我不是什么牛逼的人,只是很多傻逼的人一心想走捷径,走来走去最后终于发现走错了,我自己反而是最先到达了终点。真正的捷径其实就是避免犯不该犯的错误罢了。所以在中国似乎只有这么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告诉你,学英语的是很痛苦的,单词是要死记硬背的,也不是多少天就能保证搞定的。

分享收藏本文

《敢不敢慢一点?》有0条留言

  1. 的确,现在是一个浮躁的充满物欲的时代,各种更高、更快、更强大的思想充斥着我们的头脑,我们比赛竞争,强大自己,吞噬弱小。不断地膨胀,最后自我失控,迷失。 我们该怎么教育下一代?这个问题让我堪忧。

    • 这不过是中国社会丛林法则的后果,大多数人都有一种紧张焦虑害怕一慢下来就会落入社会底层,任人压迫。而处于底层的不想再被压迫,甚至想反而压迫他人,因此不择手段往上爬。这一切追根溯源都是由官场开始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