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下,一点思考

其实寒假里曾系统地写过一些总结,还有对“天地君亲师”的思考,无奈太烂,于是不无心疼地把那几千字删完了事。如今已过20岁,经历了一些事,有体悟也有困惑,统统拿出来吧,大家或借鉴或评论或批评或指教,也是仁者见仁了。

一 兴趣与工作

反正是不考研了,该想着工作的问题。我是学财会的,那么管理类,金融类,经济类企业都可考虑,而公务员考试,银行招考,注会的考试又是固定地在那里。我虽然这么学了,并觉着财务管理啊,会计啊,税收筹划啊,证券投资啊,都挺有意思的,越学得深入越这么感觉;但,我好像真正黏的,是计算机,是编程。每每看证券能很投入,拿着计算器算所得税也很愉快,但好像都比不上一遍遍调试程序,经常废寝忘食的境界。其实我并不擅长偏硬,而且IT行业更新换代那么快,编程只不过是其中最基础最没技术含量的活,又鲜有女生从事于此,再加上我本身视力不太好,还害怕被辐射久了长斑……因此不可能去开发财务软件之类的,只能,反复地看书,考各种证,考各种试,然后正正规规地寻一些活计,每天不需要怎么加班忙死累活的。不管怎么说,借一堆编程书回去自己捯饬电脑,真的令我再愉悦不过了。

曾经问过一个哲学院的老师,他因为一部学术价值非常高的著作和在研究领域突出的贡献被评为教授。我曾蒙他惠赐那本书,拜读后跟他探讨,当中略带玩笑似的问他,“写(这本)书好玩么?”他也是笑着说:“一点都不好玩,我写了很长时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纠结于他的回答。看来不是每个哲学界泰斗都热爱这一学科,至少没有体现相当的兴趣;可能人们在做一样事,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不得不,或者是瞄准了完成以后的收益。到底有多大概率是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而数十年以后依旧为之痴狂,另有多少可能是干一行而爱一行,或者是不迷恋也不厌恶,平平淡淡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的情商水平貌似不够做会计的,至少在办事的时候总不够认真仔细,也达不到周全的要求,既傻且呆,自己都愧于说是会计出身。这里有一件糗事。前几天我想着给妈妈和姨妈每人买一件节日礼物,因为图方便,直接在网上买;我的卡没有开通网银,往年每次买东西都刷爸爸的信用卡,这回想着我的卡里毕竟是自己赚的钱,意义不一样,哪能再让爸爸结账,于是华丽丽地选了邮局汇款。这是悲剧的开始。

课都满满的,我就中午一下课就直奔银行,取款后往最近的邮局跑,赶了一个多小时,到啦。进门取号,一瞅,还有8个人,而中午只开一个窗口,眼见等了半个小时还只有三个人办完了业务,于是出去找地方吃饭。之后回来,剩俩人,嘿,没玩几下手机,一转眼到我了。很快我就后悔刚才净顾着玩了。因为我没填汇款单啊,柜员不高兴地嘟囔,下回进门先填单。我恍然,还亏我去年在工行实习过,只怪当时匆忙忘记了。没填就现填吧,然而我这个做过大堂经理助理的会计学生真不让人省心。首先是没说清,柜员给了一张普通汇款单,我在上面勾了商务汇款的选项,不可以,重填商务汇款格式的单子。其次,关于汇款人信息竟然也要写,之前没弄懂括号里的意思,姓名误填,描之,这单子又作废。再次,商户代号没写,客户签名又忘,这等错误每遍犯一个。人家越不耐烦,我就越不争气地要犯错,真不配是学会计的,连这等事情都不能顺顺利利地办。也许是柜员粗心,也许是我没写清,总之最后,当我最后总算松了一口气出门用手机上网确认付款时,才发现汇款收据上与订单唯一匹配的附言代码有一份写错了。回去,问大堂经理怎么处理,他手指取票机:再排队去。我先取一张,前面13个人。天哪,等到上课也等不完啊,于是,再次上网,搜客服电话, 咨询之,反复核对,最后人家答复可以帮我改一下。哈哈,终于轻松了。一边回去一边再上网,发现,不对,流水号怎么写?又折回去,眼见那么多人排队似乎没有减少的迹象,无奈地出来,再打了个电话,问清楚了,一边走回去一边按手机。又发现,不对啊,邮局是哪个名称?不晓得,店外应该有牌子,好家伙,又回去一趟抄那个营业部的名字。这会是直到确认完才终于,真的回去了。清点我的损失,手续费用共计5.3元,电话费0.7元,耗时2.5小时,心理严重受到打击,觉得,我原来还这么不中用,丢三落四,并且做事不系统不连贯,耗时耗力还耗财。心里急躁是一方面原因,不过,以我这样子态度,恐怕做什么都不会妥帖吧。悲哀得一塌糊涂。

二 老师与同学

已经工作的学长学姐们或者在暗笑了,然而我目前还处在各种纷繁复杂的关系当中,略茫然。

首先是以前导师。我是转专业的额,以前的导师对我教益颇多,我也一直很钦佩她。既然多蒙她的宠爱,加之以前学术功底尚可,我在上学期选课时选了她的选修课,因为要是不转专业的话,她的课该是必修的。一切都看起来挺好的,没什么;可老师与学生,抑或说老姜与嫩姜,关注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我想问题比较纯粹,她让我帮她做调查报告,成,没问题,以前既然受益于她极多,自然要抽时间做。可是转专业前的一次因为着一些客观原因,没能完成,结果我的某两样实践课的成绩变成良了(其实那是我怕她因为我转出去不给高分,而花了一个暑假认真做的心血)。后一次没敢怠慢,因为他那门课的试快考了。加班加点认真完成,最后的分数相当高:因为考试是机考,卷面成绩我们自己知道,即使平时成绩是满分也打不到她给的分。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那么高大了。

其次是现在的任课老师。我们平时上课,遇着专业主干课,或者比较难于理解、挂科率比较高的,都十二分认真地听,对于那些公共必修啊,通识选修啊,就十分不重视,要么觉得老师讲得那么烂,要不是教学秘书查,早就不去了,要么觉得反正听一堂课也是白听,或者自恃聪颖估计翻一翻书便足够了,拿出手机,上网或者玩游戏,便那么晃过去了。老师自身,背负着做研究发论文评职称的压力,有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兼职,似乎觉得给本科生上课是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计,因此大多数就是一种“中庸”的态度,讲得不好不坏,一般般地备课,一般般地讲,反正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该达到的指标人家全达到了,只是缺少一种创新的灵魂在里面。“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首先应该教给学生这一学科的精华:理念,创新沿革,与研究方法——并在整个学期的课程中持续地贯彻这种思想精髓。我见过的大多数的老师,态度是,在第一堂课讲课本的《前言》,概述一下,同时也作为学生刚刚结束假期不适应上课生活的过渡,真正的认真讲演放在以后的课程。然后历次课,学生听他讲,这个知识点是这样的,那个知识点是那样的,中间是怎么穿起来的,然后在实践中的应用啊等等。我在想,问什么不能告诉学生,“是什么”是由“为什么”决定的,之所以要提出这样或者那样的理论,是因为什么考虑,这样办有什么好处,而用其他的办法为什么不能达到这样的层次或者有什么负面的影响。也鲜有学生在课堂上敢自由提出观点,尤其是与主流或者与老师的看法相左的;尽管有老师会事先鼓励这种做法,然而应者寥寥。好像是余世维提出的,我们从小便陷入“上课认真听讲”的误区,以后在社会上也不太敢发表自己的见解与看法。

还有以后毕业论文选导师。现在想这个问题也许有点早,因为我们专业文献综述和毕业论文不是一个老师带。毕业论文在我们这群大三孩子眼里还是那么神圣的概念,尤其是想象着站在讲台上放着ppt,答辩组的老师对我们的论文成果提问……很令人神往。到底是要首先考虑老师的职称,即教授优先,讲师免谈,还是要看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方向是什么?还有就是,当时肯定已经签了工作单位或者正在搜寻当中,跟做论文是冲突的,那么把论文做得出色有什么意义么?毕竟多一点时间用于找工作胜算就大一点啊。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同学,即,同学的意义是什么。世俗一点的老师与助教会宣扬说,同学以后是可以帮忙办事的,种种好处;而现实中或许我们早已得益于父母的同学。在俺们China是讲究人脉的,而同窗之谊自古以来我们便十分重视。其实我们目前还是很珍视这种一起去逛街一起占教室的生活,在象牙塔永远是想象不出外面的模样。

我们寝室是永远的文明寝室,干净整洁,我们相亲相爱,团结互助,真是宿管站阿姨每查必夸,而我们大寝(三个小寝共一个客厅、洗衣房、水房、浴室)十二个女孩子,成绩全部排在班级成绩单的前十五个。平时晒了被子,晚上回来晚了会有人替你收;太忙或者忘记打扫卫生,有人代劳。而隔三差五的,我们的桌子上会出现各种好吃的,每人回家,总要带点在寝室共享。平时看书时大家都安安静静的,不会的问题大家一块讨论;若是看电影,统统拉了窗帘关了灯,享受着影院氛围;或者一块玩玩超级玛丽,看看有聊无聊的肥皂剧,嘻嘻哈哈,又是一个愉快的周末。

班级也是个很有爱的地方。枯燥的会计课间,有精彩的电影片段,或者工作求职类节目的剪辑,或者是余世维的讲座等来调节氛围;节日里,同学们团聚在一起包饺子搞活动;跟老师课上交流讨论课下言笑晏晏……

三 “男朋友”

最近一两年我遇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以前初中时的一个男同学总在约我。那时我还是个乖乖女,是学校数一数二的好学生,而他只是班里的“差生”,孤傲,略不合群,经常被略带痞气的其他差生捉弄或嘲笑,但他总是显出一副很不屑的表情。对的,是很不屑,又有点憎恶的神情,对好多事情都是如此。当时他大概是没有朋友的。

如今他模样没变,但经历变得传奇,还是他形容的传奇,这我不太清楚。高中还和我一个学校,但并没有一言半语的接触,之后是大专,学的建筑。目前刚进建筑公司。我清楚地感觉到,和他在一起,几乎没有我插话的份,而且他也并没有让我说话的打算。从头至尾是他在讲他的待遇他的同事,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经历。不知有没有夸张,总之是在铺陈。末了还不无感慨地说,他目前月入不足4000元,在苏州是不容易找女朋友的。总之是一系列的光鲜经历。

他还偶有问及我的计划,我谦虚一下,说还没有之类的,事实上规划中也有太多细节太多考虑,不是与我有同样处境的人能理解的,所以只是一语带过;而他也并没有显出什么特别的神色,依旧侃侃而谈他在苏州发展的蓝图。

我是个耐性很好的人,所以长久以来从头至尾没显出一点不耐烦。他说,我听着就是了。

其实我也很奇怪,他到底是为什么这么频繁地约我。

可能是一种“咸鱼翻身”之后的炫耀心理吧,我想这种可能性大点。毕竟我曾是他们可望不可即的目标,但现在依旧在读大学,没像他一样,那么快就产生现金流,有过各种可以炫耀的社会经历。

也可能是觉得,现在他比我强了,我应该去仰慕他崇拜他继而倾心于他?真不可能的,如果这样他太不现实。连起码的共同语言都没有,并且即使同学过,我真不觉得我们的性格般配。他比较强势,略大男子主义,没什么朋友,而我,也比较要强,但活泼而朋友广泛,关键是我期望的人是心理比我成熟的类型。差距太大了,我想。

麻烦就在于,他从没明说他的目的。其实不论哪种可能,我都不应该再和他交往下去,因为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然而因为他不明说,还多次发动他的哥们(也是我以前的同学)左三番右五次地找我,总以“同学”做理由,我都不明白怎么拒绝才好。真的没意思再无聊下去了。诸位有经验或者有清晰思路的帮我支个招吧。

再言归正传。作为一个女孩子,不怎么有对待恋爱的经验,但一心喜欢比自己大好几岁的那种成熟稳重型的,算不算一种心理偏执啊;为此把择偶标准撇弃那世俗的房与车,而仅仅是:音乐,体育,与学识。貌似我太不正常了,嘿。

最后的最后

我上周看过一篇文章,大意指时间一辆推土机,已经轧平了过去所有的荣耀;呵呵,假如不自量地认为自己过去也曾有过荣耀的话。不论如何,在人生的道路上,假如你举步不前,后面的人也会超过你,而只有加速前进,前面的人也会被你赶超。

BY 寒冰,3月9日于仙林

分享收藏本文

《大三下,一点思考》有0条留言

  1. 我想说的是,每个人的人生是不同的!你不能随便就否定一个人,即使他现在不优秀,至于优秀这个词,我想不同的人的定义是不同的吧,在学校里学习成绩好酒说明他优秀了吗?我想不是这样的吧,怎么来综合的评价一个人,这点我还不知道!每个人总有每个人的额精彩,每个人呢都有他的人生!不同的人定义不同吧!!

  2. 哇,楼主是仙林,是nju的啊?
    对nju课程吐槽无力,我对所谓的匡院也无力吐槽了,别说学生的建议,就是一些教授的建议,也不能改变一些政策,所以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制定规则,只有自己到了那个位子才有话语权,我现在在系版的建议,都是shit。
    so , i wanna get out of here so badly

  3. 过去了的大一二三四,有的大二奋起直追,有的现在就开窍了,我真是悔当初啊悔当初,怎么大学四年就荒废了,兴趣爱好没培养,专业课也没学多好,跟环境有关吧,光上网来着,早也没发现这个网站,现在开始吧。
    时间是推土机,把以前的荣誉都推平了,以往那些凭小聪明得来的都过去了,看来还是要脚踏实地,我的幸运时代过去了,老本也吃得差不多了,还是得重新武装一下头脑,光靠运气是不行的了,哎,多少年没想过踏实的干事了,奋斗吧,骚年!

  4. 同大三,貌似这是一个比较容易心情跌宕的时候。因为年龄比较小,本来一直打算考研,结果一不小心就拿了tencent实习的offer。。话说我也挺高兴的,可悲催的是我是学翻译的。。于是就突然更迷茫了….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还要重新倒牌,各种学习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