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毕业前奏

口袋里的手机“呜呜,呜呜”地震动了,我掏出来查看是班上一位同学群发的信息。信息内容是他手上有一个国企内部招聘名额,法务岗位,是正式编制,男生优先(优秀女生亦可),党员及过司考优先。有意者速电。那时我正在图书馆埋头复习公务员考试。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从题海中回过神来,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有这样的一句话:秋风扫落叶,然而这样的景象大都只会发生在北方的秋天,要是用来描述南方的秋天恐怕会闹笑话。是的,在南方,扫落叶这件事情交给了春风。尽管她柔和湿润,轻轻略过你的脸,悄悄地拂过那枝头,却还是会负责任地摇落一片片黄透了的树叶。也许该庆幸这是发生在万物复苏的春天,只要稍微耐心地忍受一段时间,秃头的枝桠上就会冒出嫩绿的新芽。只是,踩着一地沙沙作响的的黄叶时不由地让人轻声叹息:凋落的叶子,熬过了炎炎夏日,躲过了秋的呼唤,抵挡过凛冽的寒风,却为何在春天飘零,无私地为新生命让位?二月的南方,忽而潮湿多雾,仿佛全世界都落入了雾海,不让任何人看清看透;忽而又刮着冷风要挟着人们追赶远去的冬天;忽而飘上一整天绵绵不尽毛毛细雨,够折腾人的。要是再碰上一点不顺心的事情,那真的是很容易想不开。隔壁学校的一位大四女生在前几天就用上吊的方式结束了年轻的生命。毫不夸张地说,在这座有十多所高校的城市里,每年春天都有若干个学生因为学业、就业或感情等原因用上吊、跳楼的方式自杀。我们也常常残忍地调侃今年开春第一跳花落谁家。叶子在春天落下是无憾的,因为它已经历过风吹雨打,严寒酷暑,看遍了四季的风景;它的落下也是无私的,因为它将化作春泥更护花。而那年轻的生命,还没有挣脱爱的襁褓,还没有尝遍酸甜苦辣,还没有吃尽苦头,更没有华丽绽放就已经结束。它的结束是遗憾的郁结的,甚至是自私无情的。既可笑又可悲的是,有学生自杀的消息出来后,我们就收到了关于心理辅导的信息。逝去的生命犹如地上的叶子,我们踩着它继续前行。这些事情犹如一幅以春天为背景的写实画卷徐徐铺开,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不会落下任何一件。
已经是二月底了,离毕业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这一栋我们住了将近四年的宿舍楼,也陆陆续续开始上演道别与珍重的画面。那些早已找到工作或尽情享受余额不多且无法充值的大学时光,或已迫不及待踏出校门投入工作了;那些考研的人一边等待成绩公布,一边找工作,盼望着,焦虑着;还有就是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刷着招聘网站的屏,盯着就业信息公告,或者准备省公务员考试,忙碌着,忧心着。
我是最后一种人,甚至打着专心备考的幌子不去留意其他招聘信息。我原来不是这样孤注一掷的,起码在上个学期我就压根没有看过公务员的书,也没有加入浩浩荡荡的国考大军中。我对那条每年都有千军万马竞逐的独木桥还没有太多的兴趣。“公考热”高烧不退,网络上、现实中充斥着这样那样的负面信息。翻上几页新闻,总会看到哪个省哪个人总成绩第一名却在体检环节有猫腻过不了关,哪个单位挖了几个坑,填上了几根“萝卜”的新闻。又或者一些专家、学者认为一个国家的大多数年青人热衷进入体制内,“捧铁饭碗”是危险的,没有前途的。这些是是非非的话语,在我看来,无非都是为了让这个录用制度朝着更为合理的方向前进。因而我也愿意相信这个考试录用制度主流是公平、公正的,相信大多数报考者都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起码,我身边如今已“上岸”的同学都是那么正直,朴实,有潜质。同时,我也清楚一旦考上了公务员,且不说待遇好,社会地位高,单是稳定、不用为以后职业发展的问题担心就已经够诱惑人。这种一眼望到尽头的工作对女生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坏事。若要是辅之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和兢兢业业地工作,那就是锦上添花了。尽管这样,去年的我还是选择敬而远之。体制内固然好,但并不适合任何人,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的,哪怕花费了时间、汗水甚至人情也未必能进入。而且,去年那时候我对未来的信心还很足,准确地说我对人生未知的下一站充满期待。
只是经历了一系列的面试之后,我发现自己像一只无头苍蝇,胡乱地飞,而雪上加霜的是羽翼未丰。我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每一次去招聘会前查看招聘职位时,能成为简历上求职目标的职位少之又少;一旦填上专业不对口的职位时,却发现我没有相关的实习、实践经验去印证、说服HR我具备这方面的能力。在为数不多的面试机会中,我也没有很渴望很想得到这份工作、加入这家公司的感觉,似乎成败都无关紧要。在这种近乎病态的求职心态支配下,找不到工作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寒假结束回校后,我抱着新年新气象的美好愿望,投了二十多份简历,最终还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自此之后,综合家里人的建议,大多数同学的共同选择,我决定备考公务员。于是,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每一天,我过着几点几线的生活,早出晚归,焦头烂额。
当然,大多数时候,我都能理性地看待这条择业路径:它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一次就能到达的。因此,我也会思考失败后的路该怎么走,也会不放弃其他的途径。当我看到同学发的这个信息的时候,我知道它在提醒我要两手准备,要为失败后作打算。这样的两难常常横亘在当前的生活中,偶尔我也会皱着眉头思考如何在剩下为数不多的日子里为下一站找一个落脚点。或出于逃避或已决定放手一搏,我还是把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了备考上。在过去的人生中,我还没有经历过超出承受限度的低谷,如果它在这个时候出现,我愿意把它当作是一次沉潜,尝一次苦头以丰盈我苍白的生命历程。祝自己好运!

分享收藏本文

《我的毕业前奏》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