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扼杀了什么

教育扼杀了我们什么?我一直都思考着!最后的结论是我们的思想。真正的教育是什么,什么要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我们得到了很多不同的解释。当然,我很赞同另一种新的见解———启蒙性的教育、思想和个性的培养。
谈到“扼杀”其实是提到教育对我们的重要性,能用“扼杀”就说明教育出了问题。我不谈社会中关于丑陋教育的事实。但我们要知道,任何事都不是空穴来风,也同样,大千世界的复杂和万物百态无奇不有。假如我们能清楚的认识和分析这些生活中的事,我们往往是笑而不语。对事情不清晰者和对事情片面的人往往是满脸悲愤和用着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理直气壮地去质问。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教育要我们去做的。
回忆着在老家呆过的那段时间,我们有太多的迷惑。我们相互的寒暄和相互的礼尚往来。这些我们都默认为正常。尽管我们都知道那些有些是虚伪,我们从来没有质问过自己。为何?从小的时候开始,我们都开始要祭拜祖先,尊老爱幼、和有兴致地听一个又一个关于鬼神的传说。但我们偏偏从来没有相信过和看到过鬼。为何?答案很简单:我们从来没有思考过。
谈到我,我想说的是,高中时就因为一位老师的一句话,突然让我感到我从迷迷糊糊的状态变得很清晰。所谓启蒙性的教育,我个人认为,更多的是一种恰到时机的一句话话或一件事或一个动作……反正那个时候正是你想要的答案。而这种恰到好处的时机的一句话或一件事或一个动作……往往不会和课本有关,而是对人生的问题一种解答。不是每一个老师和每一句话都能使人觉悟,但更多的是我们已经开始学会了思考和对人生道路的探索。假如我们没有去学会思考和对人生道路的探索,启蒙和未启蒙都变得一样。后来我发现,我们人活着有一种层次感,层次的感觉就像一种隔阂。通俗易懂点,就像我们小时候用柴火煮饭一样,灶里被炭火和灰烬累积多了的时候,我们要向灶的两边拨开,这样会让将熄灭的柴火再次熊熊燃烧。这是一种层次。而另一种层次就是,我们知道了炭火的燃烧需要不断的供应着氧气,而我们把灰烬向灶的两边拨开是为了让炭火燃烧有充足的氧气。这是不同的层次。往往这种层次的的隔阂很难被戳破。第一种层次是自然规律让我们那样做才会更好,而第二种层次是我们知道了自然规律采取了一种顺应了自然规律的一种方式。而谁蒙在鼓里?显而易见。这种层次同样反映了我们现在最真实的生活,一种生活方式是我们经过不断的尝试,我们便有了应激反应。而另一种生活方式是我知道了正确的自然规律我们不需要再去尝试。我们能看清这个自然规律,自然我们能看清在自然规律上那层层被看似违反自然规律的一些错误的认识。我想,以我们后一种生活方式去生活,世界会变的清澈得多。
而我们现在的教育并不是这种教育。当然,我们中国的教育方式有两种,第一种为只让你做这些事,不告诉你什么原因,相信你总有一天按照这种方式做你终究会明白的。第二种是,先说理后做事。对现在的教育,这两种方法都是很好的。但可惜,我们现在度过的教育都是在第一种教育模式,而最后的那句话我们至死都没懂过。不过我个人认为,很大的程度上是老师的问题,老师应该是一个榜样,首先确定他是被启蒙了的,会清晰的看世界。这样的老师才是最优秀的。不懂得如何去引导学生和自己都生活在迷迷糊糊的世界中的老师,只在某一个领域研究得很深入的但是未清晰的了解世界的老师,这样的老师不能启蒙和引导学生。
今天,我们一直都以兢兢业业恪守在自己岗位上而付出了宝贵的时间和生命的人做为榜样。假如我们把这类人放到了教育的一个位置,她用自己该休息的时间为学生们补习功课,她利用自己关心自己孩子的时间来一直督促和监督自己班的学生,于是我们认为她是好老师,每年的优秀老师奖,她必须拿。而且还希望所有老师都应该向她学习。我认为这是一个应该思考的问题,我借助另一个老师的话来说这个问题,假如一个老师能引导(启蒙)一个学生,他在未来的路上能清晰的看清自己,那么这个老师是成功的!因为有人在教育的前线说过,有思想的人在中国是稀缺品。有人能肯定的说,要是能在教育的方面能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启蒙,中国是很幸运的。
受过启蒙,而且能在未来的路上能看清自己和别人的人,他是具有思想和个性的人。
在现在的社会里难求!至于我们一直都相信他的成就应该很大,而我的回答会让人吃惊。他最大的成就就是他有自己的思考方式,自己的思想。而我们中国人通常会把一个人的成就直接置换成财富和名利。
而我敢确定的是,最初教育的初衷是让我们明白很多道理,能看清事物的真相,了解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不再盲目的生活(在中古的老子思想中和在上古的《易经》中可以看出),而现在我却初衷离我们越来越远,最终成了难题。
而我在生活中阅读到一篇文章时,看到很优美的辞藻,看到很绚丽的文采。我不禁猜想,这些都是你原创,没错!因为你读了很多优美的文章,能断章取义的完美的合成一篇很优美的文章。但我发现,你缺乏思考。
究竟什么是教育,什么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教育?对于启蒙了的人来说,比我还清楚!而对于没有启蒙的人来说,顺其自然的生活同样有意义。就像我看过的那句有趣的话,“对于生活在清晰世界里的人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而对于生活在迷迷糊糊中的人来说,最好别去打扰”。

分享收藏本文

《教育扼杀了什么》有0条留言

  1. 哈佛大学终身教授丘成桐教授说:中国大学生的大学生活相比之下太轻松了,我们总是说,中国的孩子为了高考受了多少苦,其实,在美国一些著名的中学里,高中的学习同样是很苦的。我的孩子上中学的时候,也经常学到半夜。在美国,随着年龄的增长,一点点加大学习的任务。到了大学时是最苦的,所有的精英教育全都必须是吃苦的。而中国的孩子到了大学,却一下子放松下来了。他们放松的4年,恰好是美国大学生最勤奋的4年,积蓄人生能量的黄金4年。所以,美国的高科技人才一直是世界最多的。我们国内的一些重点大学很难让人感受到哈佛那样的学习气氛和探究氛围,到了哈佛,你才知道真正的精英并不是天才,都是要付出更多努力的人。

  2. 生活在清晰世界中的人也许会很痛苦,生活在糊涂世界中的人或许会更加快乐。生活是一种状态,也许没有对错之分。

  3. 作者思考的很深入,文章很深刻。究竟什么是好的教育,我认为不光要学习知识,更要明白学知识做什么?一个人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即使他懂得再多也对世界毫无价值。所以我们需要思考,而不是死读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