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我所欲也

昨儿刚刚把车票改签,提前了一天回校。心里想着毕竟是准备要考研的人,早一天到就可以早一点着手准备。兴冲冲地告诉妈妈网上改签不收手续费,妈妈沉默了。

妈妈怎么可能不伤心,她女儿呆在家里的日子又少一天了。

即使从学校和家同在一个省份,单趟车程只要四个半小时,爸妈双职工,哪有时间能常见到我。而我每每顾及往返的车票便是妈妈半个月的收入,而他们又担心我来回的安全,往往我只是寒暑假来家团聚。平时爸爸若有同事出差去我学校所在的城市,他会去大采购我爱吃的东西和所需的物品,妈妈细心地打包好托他们给我捎来。在家里,我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加之前两天做点小手术,愈发不参与家务劳动,有时还是妈妈照料我,一切全顺心如意的。

我是众多大学生中的一个,又兼深知父母的艰难。理想与现实,竟愈加冲突。

若是考研,假如,万幸加艰苦卓越的努力,我考上了那个梦寐以求的名牌大学名牌专业,进而签了个好单位,然后呢?北京不缺我这样的追梦人。即使以后男方有个或者能买得起一套小房子窝着,我家倾全力或许能装修得不错,可这叫啃老。以后为了生计为了给下一代一个公平的起点为那个户口奋斗,显然有违父母对我们安逸稳定的生活的期冀,而且到那时,谁知道我们又能多长时间回去看看?

那么折中,不考研,或者以后就留在省城,月把回去看看二老,这样最好么?

他们不说,我懂,最想让我留在县城,他们可以荫庇我,我也可以最方便地照顾他们,尽赡养之道。可是年轻人能接受这样平淡地过完一生么?

走,也有牵挂;留,也有不甘。

         曾经带过一个项目,关于空巢老人的情感心理状况的探究。当我们逐渐长大,要飞得更高时,我们家里的空巢老人谁来关怀。其实当年我们团队一致得出的结论是,儿女应恪守道德伦理的要求,社会也要尽到努力。“伸出你我的手,陪他们一起走,让他们远离烦恼和忧愁。”

         最后,我依然没有找到解决之道。各位心里有答案么?不妨留言探讨。

分享收藏本文

《鱼,我所欲也》有0条留言

  1. 我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闯荡,可是家里人很愿意我回到他们身边,就这样我辞掉工作,回到了我们县城,现在回想起来,我这样做还是很好的,可以守护在父母身边,这确实是一种乐趣。

    • 曾和一个老师聊过天,他的看法是“至少要得一样”,那么就是比例的分配了吧 咳,毕竟社会还要发展的么,忠孝难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