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力

愿力是佛家的词汇,最近却愈加发现此词汇的巧妙,“愿力”着重于力,是一种程度的描述和力量的衡量,它所包含的意思似乎远远超出了文字所能够形容的范围,比如我们可以把它解释为“愿望的力量”感觉十分相近,但总觉得不那么圆满,因为这种解释没有包含“愿力”所本有的关于人对于愿望的热望程度和广度

学习型组织不能缺少的构件之一就是“愿景”。彼得圣吉认为“共同愿景”是整个组织的根本动力。当我深入的阅读《第五项修炼》,就愈加发现所谓的系统思考及其基础跟佛道十分相似。后彼得圣吉来华向南怀瑾大师学习禅坐和生命科学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愿景跟目标是有差别的,愿景所有的含义会更加广泛和深入。稻盛和夫给为京瓷建立的企业愿景为:追求全体员工物、心两面的幸福,同时为社会的进步发展做出贡献。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愿景和目标的差别。目标总有的实现的一天,而愿景则是一个不断追求卓越的过程。愿景往往比目标更宏大更深远,回归到我们本身,愿景则更具情感的基因,不像“目标”那样冷冰冰而过于功利。

有意思的是我们看到的是稻盛和夫给京瓷“制定”企业愿景,而彼得圣吉则一再强调共同愿景不能强加,只能依靠个人自内心出发随之相互交汇补充和升华。这看似矛盾的理论与实例却有着深层的一致。一般管理者为企业制定愿景冠冕弹簧的说我希望公司怎么怎么样,实则是“包装化”的个人愿景,简单的逻辑推理就是这个公司好,我就好,我的分红就多,工作有保证,升职有盼头——这是非常虚伪的做法,这样的共同愿景反而会起到反作用。老百姓想反清复明不是因为想着大汉的江山,而是的不满满族人的铁血统治,三元里前赴后继的抗英不是因为民族大义,而是因为老百姓把英军当作了某一伙强盗——丫的,又来打家劫舍了,跟他们拼了。这才是基层鲜活具体的生活,员工想的是自己的衣食无忧老婆孩子热炕头,领导制定的“伪”共同愿景大家都点头称是,然后大家各忙各的再也不谈这个茬,这样的情况很普遍。稻盛和夫的区别就在于他所指定的愿景没有任何私心,他想的都是通过企业为社会制造福祉,提供就业让更多的人过上美满富足的生活,这已经表达了所有人的愿望,跟每个人的愿景在根本上是大体一致,谁不会争先恐后的为这样一个美好的愿景而奋斗呢?管子的名言:仓廪足而知礼节。常常性恶论者引为论据,如若换做共同愿景的角度来看,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多么真实而且有效的愿景,你好我好大家好。

而且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性善行恶的问题,而是视野和角度的问题。对我们个人而言,要力求做到“仓廪不足也知礼节”,而在领导者的宏观层面则要“仓廪足而知礼节”。这里的“而”字是并列用法而非递进。在从这个角度出发,你会发现这不就是京瓷公司企业愿景的原版吗?!

出家人在行皈依仪轨时是要发愿的,而且是大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这“自度度人,自觉觉他”的四弘誓愿堪称是个人愿景和共同愿景完美结合的典范。而有这个愿景所产生的“创造性张力”会难以想象的巨大。

但就如许多出家人还会还俗一样,再好的愿景起到都是的有效组织和优化效率的作用,真正产生效果还需要人持之以恒的践行

分享收藏本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