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除夕

  从早上到现在,除夕很快就过去,家里人忙忙碌碌准备了很久,在今天就要结束了。

  我奶奶还在的时候,总会守在煤炉子旁边,一边包饺子,一边煮着什么东西。小时候过年是多么快乐。记得有一年,爸爸给我买了一个十块钱的灯笼,红色的布,我提着灯笼满院子跑,想着等到晚上可要好好玩了。以前过年姐姐也会来,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姑姑会买一大盒的鞭炮,放在窄窄的长街上,烟花簌簌的往外冒。我只负责和姐姐吃喝玩乐,和小朋友们放烟花、收红包就可以了。

  那时候我不觉得姑姑好或者坏,姐姐只是玩伴,大人们只是大人们,干活是他们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总是非常珍惜的盼着过年,每天闻着空气中爆竹的味道,想想我刚刚来到这世界不久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神奇可爱,在长辈们的压制下每年一次的放松就尤为可爱。有一天早上我睡醒,知道今天过年,粉色的窗帘外泻下一缕天光。我担心爸爸会不会在今天还要逼迫我学习。果然他拿了英语书,要考我难背的英语了。我心惊胆战的让自己背的尽量流利,平躺在被窝里,一动不敢动的背完。爸爸只考了一个小时,终于说:“今天是过年,给你放一天假。”我就兴高采烈的下去找姐姐玩了。

  姐姐明年就要嫁人了。奶奶几年前就死了。家里只剩三个人,比起热热闹闹的过年来说,倒不如是小心翼翼的想渡过一个坎而已。

  刚刚发生了一些事情,心情低落。

  姐姐今年还会和姑姑来,但是我却不怎么相见她了。她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给我拿一些书,小时候,我没有书看,每次姐姐拿了小雪花什么的,我都高兴的围着她转,那些书上每一点油污至今都记得。姑姑说,让她给我找一些古诗的书拿来。我却不喜欢了。现在我没有以前那么喜欢看书了。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是真的。以前做梦的时候常常梦见买了什么书,看了什么书,梦想着书里的情节。但是现在从来不会了。因为书不再是禁果,而是唾手可得,没什么刺激了。

  现在也没有以前那么喜欢姐姐了,也没有以前那么喜欢过年了。甚至上学离开家,就不想回来了。

  比起书,更喜欢衣裙耳环。比起姐姐,更喜欢谈恋爱。比起过年,更喜欢每天早上睡到日上三竿不被鞭炮吵醒的生活。比起回家,更喜欢在帝都吃喝玩乐东游西逛。

心里不开心。真的。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人力无法控制和选择的。比如流年暗渡,朝雪将逝。

在命运波澜起伏的海洋中,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只是让人更加看清了世态的炎凉,人生的无常。可这些是我最不想见的,觉得恶心,尤其是亲人,在我心里本是不允许什么东西来玷污的。

真的难过,心情不好。我总是这么傻。

往事就像梦,浮生就像在梦中不觉。唉。

分享收藏本文

《写于除夕》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