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情缘

军训情缘
大一,我是怀着复杂的心情来的,既有发挥失常的懊悔,当然也有鄙视这所三本学校的傲慢。唯一让我提起精神的就是军训,很期待军旅生活将带来的震撼。
还记得那天我们排好队,等待教官的到来,天气很好,微凉的风吹着我的刘海,部队的车缓缓开进我们的校园,身着军装的武警战士敏捷的跳下车,排列好队伍,一个人对应一列队伍。我盯着那位皮肤白皙,阳光帅气的军官,心里祈祷着能让他站在我们这一列,可惜只是打了个照面,分给我们的是一个皮肤黝黑,清瘦的高个军官。
接下来的日子辛苦而又充实,我是从来的不愿意向辛苦低头的,头顶毒辣的日头,汗湿的军装一个星期都没有换下来。辛苦的训练让短暂的休息弥足珍贵。一次,凌教官问,谁会唱军中绿花,不知哪位同学推了推我说,她会唱。我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大胆的唱着:“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隐约我看见教官眼前的朦胧。我不知道这位年轻的教官心里有着什么样的秘密,或是思乡情结,或是……,他看向我们的目光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悲伤,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军训很快结束了,这大学里的第一课教给我们太多太多。还有外表严厉内心可爱的凌教官,他主意岑出不穷故意整男生;他不敢碰女生的手,用小树枝纠正我们的手势;他在大家站了半个钟头的军姿后悄悄塞给我们一颗糖。我是个不怎么恋旧的人,军训已结束我就投入了如火如荼的社团生活里。
一个普通的下午,抱着一堆资料的我匆匆赶往教室,这几天我忙坏了。电话铃声响起,我皱着眉接起来,催什么催,我的效率已很高了:“哪位?”
“喂,林乔。”
“天啊,教官,怎么是你,有什么事吗?”
“没,只是想和你聊聊天,有时间吗?”
“当然。”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接下来的一小时里我专心地听着教官向我倾诉苦水,我从没想过部队苦成那个样子。
“几十公里的越野长跑是家常便饭,逢年过节随时保持警备状态。除了日常的训练,部队里经常会有一些整人项目,比如丈量土地,也就是用身体做尺子,笔直的倒下去。你知道吗,通常我们一倒就是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的手肿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了,最惨的是晚上连衣服都脱不下来了。从部队营区有一条通向国道的水泥小路,连长时常让我们玩几次推土机,推土机知道怎么玩吗?两人一组,战友抓住我的脚在后面推,我用手在这条水泥路上爬一个来回,手磨肿了,磨破了,直到长上厚厚的了老茧就不会疼了……,这条路洒满了我们的血和汗。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连长是不会让我们闲着的。”
“不会吧,那么惨,不过你个子高,还是蛮占优势的。”我故意逗他,希望气氛不要那么沉重,“每天都训练,总有周末是可以休息吧。”
“连长才没那么好心,总会找到事情给我们做。有一次实在没事做了,他就让我们挪树,从院内挪到院外,第二天又让我们挪了回来。”
“啊,那棵树招谁惹谁了?”
“呵呵。其实也不是总那么苦的,我们有时也会被分配去帮附近的农民收麦子,摘苹果。如果是去郊外执勤,还能摘到野山楂,呵呵,看着红红彤彤的,吃着特别酸。还有就是给你们做教官,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心中的平静被打破,一次次感动的模糊双眼。
和我们相差无几的年龄,他们已远离父母亲人,来到部队里摔打,历练。当我们还在和死党逛大街逛超市,他们正手握钢枪在瑟瑟寒风中站岗执勤;当我们逢年过节与家人团聚,在爸妈怀里撒娇时,他们只能在几部军用电话前排着长长的队,等待那弥足珍贵的几分钟。
从此,我成了教官的忠实听众。听他倾诉着思乡情结,听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讲述部队里的苦与乐。
我想部队里的生活早已将他们的身体和意志锻炼的像铁一样刚强,然而他们的心灵与我们一样需要温暖和呵护。

分享收藏本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