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年

本命年

注:此文作于2011年1月26日云南西双版纳,今天是兔年的最后一天,准备来个总结,遂重读此文,觉得写得还过得去,决定分享予大家。

        关于本命年的传说我听的不是很多,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我不认为自己会相信所谓的“道理“,我更愿意相信科学。

        刘心武在其作品《关于本命年》里提出这么一个观点:从人的心理发育的角度上看,本命年在人的生命进程中往往会成为一个大“坎儿”,构成了一个危险期。我个人比较认同。

        从九月份接触佛学以来,我开始不间断地学习佛学,尽管我十分认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社会规律,但以我目前的水平,我依然不能将其上溯到“形而上”的宇宙维度层面上去,我依然只能认为,我们在人际交往中所作所为,别人看得见的,影响他人,别人看不见的,会影响自己内心,而内心的构造是会影响自己面对别人的言行的,因此,你的所作所为,无论有无人看得到,最终都会作用到其他人身上,而就如“滴水石穿”的道理一般,你长久的心态及行动之后总会积累到一定的量,在过程及结果中总会形成美好的“善报”及悲惨的“恶报”。所谓“量变引起质变”。

        兔年是我的本命年,这一年注定是我心理及思想的一个坎,因为有这些事件:

  1. 从学校走入社会;
  2. 从被抚养到自我负责并逐渐进入担负起家庭的责任的过程;
  3. 职业方向的定向;
  4. 感情方向的定向;
  5. 学习方向的定向;
  6. 事业方向的定向。

        所有的事情加起来已经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系统。但事实上是,归根到底,其实这样的状态发生在我们自己的每一个年份里,我们每一个年份里其实都不是那么太平,都会一如往常的面对诸多不可避免的因素左右的环境。

        2010年,在学习上的收获最大的还是接触了GTD及PKM,以及以此为中心辐射出去产生的效应反应。这一整套系统让我受益匪浅,直接在我的思想内核及行为内核里产生了作用,没有什么状态转换比这更令人兴奋及记忆深刻的了。

        记忆中自己有过四个较大幅度的状态转变阶段:

        第一阶段,2002年年底,2003年开始,从初二进入初三,这一年是异常努力的一年,养成了许多好习惯,也学习到了许多东西。

        第二阶段,2005年年底,2006年开始,从高二进入高三,接触互联网,我的身心受到巨大的冲击,感觉自己的思维从一个维度空间提升到了另一个维度空间。

        第三阶段,2006年年中到2007年年中,一整年的时间,我十分认真,心无旁骛地学习了一整年,阅读了大量文献资料,是自己心智成熟的具有奠基性意义的一年。这样的一年十分舒适,有点余秋雨的学习方式。我的这一年可以说是封闭式的一整年。

        第四阶段,便是2009年年底,2010年开始的一整年了,这一年接触了GTD、PKM等许多优秀的个人资源管理系统,并以此为圆心向外辐射,订阅了许多优秀个人提升博客,并从中受益匪浅。

        2011年,我希望这又是一个让我飞速腾飞的一整年,我将以一种全新的、有计划的、定做系统的姿态面对这一整年。通过一整年的有计划训练,让自己再次提升一个层次。我祈盼着这丰富多彩的一整年。

        光阴荏苒,有的时候会十分的迷茫,不知道活着这件事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半年前自己依然有考研的准备和心态,但半年后的今天,我却发现,如果单从中国社会今天的社会形势来看,可以去考考,但如果只为提高自己,却完全不必去枉费那三四年的光阴,个人提高完全可以通过在社会生活中修炼,入世的修炼较之于出世的修炼来得更透彻也更强悍些。诸葛孔明式的修炼,我个人是很排斥的,真正的强者应该是在市井的嘈杂中历练的,市井的嘈杂都无法左右你的提高,更勿论世外桃源清幽静谧环境下的成长了。但是,谁又知道下一个二十年,中国社会还是不是那么浮躁呢?下一个二十年,我们的整体环境是不是更文明了些呢?无论如何,分享和为善地活着,总是最有意义的一种生活方式

        本命年,我将一如往日的以苦行僧式的姿态往前走,我相信,良好的资源管理方案加坚强意志的执行是抵抗一切不利因素的最佳解决策略。

段旭
2011年1月26日22:28:52星期三于云南西双版纳勐海

分享收藏本文

《本命年》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