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雪当年 关于幻城

   又到了每年下雪过年的时候,空气中的寒意隔着衣衫逼近。记得当年,从同学那里借来了这本书。揣在书包里,补完课,买了一个两块钱的炸牛排,顶着细细的微雪回家。书包里放着这本书,好像什么宝石被放在了心口。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像当年那么欢愉那么期待的时候了。现在所有想要的似乎唾手可得,别说两块钱的牛排能让我幸福的做梦一样,就连刚刚买了10块钱的蓝莓汁,买了20块钱的芥川龙之介也无法让我像当年那么那么高兴了。往家走就好像走在幻雪凝成的一个梦境当中。
   我希望自己永远都没有走出那个梦境。
   那时候在新屋子里趴在地板上一遍一遍的念着里面喜欢的句子,抄下来,怎么看都好,怎么看都宝贝,都像梦一样,都美的不可思议。所有的人都那么好,星旧,星轨,卡索,樱空释,篱落,剪瞳,凤凰,乌鸦,渊祭。曾经辗转唇间,甚至压进心底的这些名字,时隔多年,记不清了。他们一身长袍,长长的白发,在那个终日飘雪的帝国中孤独的守望着。看着当年的我们渐行渐远,如今飘零流散,嫁人的嫁人,上班的上班。
   当年水晶一样玲珑剔透的梦境,谁也不要打碎它。就让这些天人在幻雪帝国里等着我们归来。这是郭敬明像孩子一样纯粹的梦境,没有尔虞我诈,像童话一样,像琉璃一样,给我最初最深的感动,和对于美的认知。
   "风起北方,一西一东,有上彷徨。”

分享收藏本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