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无痕

  上个月买的那盆文竹,已经彻底枯萎了。枝叶变得枯黄干燥,一碰就断。本来想效仿沈梅逸养花的闲情,就到金五星买了两盆花,一盆菊花,白色的大朵,像盛放的烟花一样开的很好;一盆这个可怜的文竹,翠绿的颜色,层层叠叠,软软的像羽毛。

  菊花养了不到一周,就死了,现在这个文竹也要扔掉了。

  我对于花木,本是没有太深的感情的,家中爸妈种一些花花草草,我常看到凋零的花瓣混着泥土凄惨的躺在窗台上。我这两盆花是给寝室买的,那天大家把寝室收拾干净了,说桌子上空荡荡的,我就跑去买了两盆回来。开始的时候,也认认真真的浇水,还特意去接了自来水,放在杯子里困上一两天。我怕大家胡乱给我的花浇水,就在上面贴上了一张字条:不用浇水。但千算万算,没想到我用来浇花的水常常被寝室同学喝掉,我没有了困好的水,也不敢给花浇刚接出来的自来水,只好等着下会有机会再说了。这样,两盆花就慢慢的死了。

  明天就放假了,寝室的同学也快走光了。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女孩子们每天对镜擦香抹粉,阳光照着细白的脸,汗毛像细细的绒毛扑在脸上。就像世上千姿百态的花,每种花都有天地间独一无二的颜色,但在这瞬息万变的世界,颜色是最难长久的东西。

  天本是苍苍寂寥,地本是茫茫荒原,世间的万种颜色,只是一种幻象罢了,就像在少女最沉静的梦中流出的泪滴,是天地酿出的醉人琼浆。于万年的荒芜中生出一抹一抹一簇一簇的嫣红,又一瞬一瞬不停留的逝去。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

 

分享收藏本文

《春花无痕》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