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ing more from less for more

前一段是时间看过一段TED的演讲,演讲者是一个印度人。毫无例外,最开始我的注意力完全被那具有印度特殊的英语口音吸引住了。不过瑕毕竟不能掩瑜,这段演讲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深深的触动了我,就如璀璨的星空带给康德的震撼一般。

演讲者的名字倒是忘了。不过话说回来,绝大多数被人记住的名字,都是死人的名字。很大程度上是苏格拉底和耶稣的必死赋予了这两个名字某种令人陶醉的魔力。

演讲介绍的是印度甘地工程的两种主要的产品。NANO,印度塔塔汽车公司生产的一种小型汽车,也是国内QQ车的鼻祖。NANO很便宜大概是2000美元的样子。当然,一般来讲便宜无好货。NANO没有炫酷的流线型设计,豪华的车饰,也没有澎湃的动力。简陋方面确实可以堪称典范。尊贵,典雅,质感…….都和它没有关系。和它相关的类似的词汇太少,少得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另一种是一种采用新型材料的假肢。其测试性能非常良好:在测试中,一位腿功能障碍者(确切的说是一位缺了一条腿的残疾人士,对这些身残志坚活的潇洒的人我是很佩服的)戴着这种假肢上树下跳,百米冲刺,好不自在。

败絮其外,却金玉其里,这印度车中的明星明显和一般的明星大相径庭。我想,重要的不是这车,这假肢有多便宜,多简陋而是它们是怎么来的,或如亚里斯多德所言,它们的目的因是什么。

据说,有一次塔塔集团的总裁在大雨天气驾着他的豪华跑车外出。在街头看见很多印度家庭一家几口人挤在一辆自行车或一辆摩托车上。瓢泼的雨,豪华跑车,自行车……..于是他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生产一种所有印度人都负担得起的汽车,生产一种能为千千万万印度普通家庭遮风挡雨的汽车。经过几年的研究后,NANO诞生了。同样。那种假肢20美元却性能优异的假肢也是秉承着同样的思想诞生的。

这种思想是什么?概括来说,就是“Getting more from less for more”。Getting more from less,体现了在全球环境资源不断枯竭的背景下,一种绿色的可持续的发展方式,体现了一种从更少的资源中获得更多的全新的科技思想。For more,代表一种对普通劳苦大众的怜悯和人文关怀。

这是印度工业界送给全世界的一份大礼。正如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的一样:技术的终极目的,是取代这个对我们漠不关心的现实世界—–灾害,艰难,令人心碎,充满对抗,代之以积极响应我们欲求而有限延展自身的虚拟世界。

国内QQ车学习了NANO的低价,却学不来这种最本质,最难能可贵的精神。这不叫学习,叫山寨。纵观整个中国近代史,就是一个不断想列强学习,更为恰当的说,是山寨的过程。我们山寨了各种优秀的形式——大学,企业,公会,慈善组织,政府…….,但是却丢掉了那最为可口的精神食粮。可以说当今很多的社会难题正是这种内在精神的缺失导致的。我们的学习仍旧徘徊在最浅层次的表面,断章取义,徒有其表。就向外方面而言,我们是不如其他很多民族的。当然,历史也有其责任。历史上中国一直中原大国,一直都是周边国家学习的榜样,因而中华民族缺少学习的历史与经验。国人总是潜意识的轻蔑地称日本人为鬼子,称印度人为阿三,但客观来讲,日本人,印度人在很多方面确实比中国人做的要好,尤其是包容性与对外学习方面。

虽说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不再需要如张謇那样的状元郎去实业救国,但技术,企业,资本,人仍旧需要有爱。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批判资本主义,但在我看来,资本本身没有对错,有对错的一直都是人。其他很多事物也是这样。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发展一直靠得时人海战术。立足国情,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条适合我们的路。

Getting more from less for more,值得我们深思,回味……..

分享收藏本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