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写那些事儿

一切真理一旦被发现就变得通俗易懂All truths are easy to understand once they are discovered .
关键在于发现的过程The point is to discovere them. 伽利略 Galileo

图| 犯罪心理第六季剧照
侧写需要一个过程,就像拼图的碎片,看上去不和谐的事情最后汇入事实。

一年前,我从公司法务部同事得知一步叫《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的美剧,是一部以BAU(FBI行为分析科)侦案为背景的电视剧,平均每集一个案件,有时候大案也会联播两三集,故事紧张而有逻辑,慢慢的直到喜欢上看。

在每一个案件发生后,各个州都会根据案件严重程度上报,BAU从联邦,州,地方和国际执法部门中收到处理请求,针对这些请求BAU会适当做相应的援助和介入,这里看到的都是前往案发做相应侦查援助的。每次看的时候,伴随着紧凑的音乐,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断案过程中的“Profile ”。

Profile ,侧写,也译为剖绘,指根据罪犯的行为方式推断出他的心理状态,从而分析出他的性格,生活环境,职业,成长背景等。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的纽约,一位名叫James Brussels的曼哈顿犯罪精神病学家帮助警方逮捕了一个炸弹狂人,该案件当时在城市里造成多起重伤且时间跨度达16年之久,传统的刑侦手段对此无能为力。这位专家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对于炸弹疯子进行心理分析,他让警方通过报纸、广播和电视公布他得出的11条分析,甚至预测了炸弹疯子被逮捕时的穿着。警方最终根据这些分析捕获了罪犯,惊奇的是他符合专家的每一条分析,甚至连衣着也丝毫不差。这其中有多少传奇色彩我们不得而知,但这确是犯罪心理学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从此这种利用罪犯行为描绘其心理特征为侦破,审讯提供帮助的学科也成了现代刑侦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看看《犯罪心理》,慢慢的你会喜欢上剧里的每一个人,这是一个很成功也很鲜明的团队,每个人的角色都那么恰如其分,不多也不少,每个人都那么有性格属性和特色,使的剧集那么饱满。仔细想想,这些人物的专长和性格恰恰是侧写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正好组成了一个优秀的团队。

案件发生后,团队会紧急碰面简单介绍相关情况后一般会半小时后集合做专机前往案发地,他们会利用机上时间做简报(案件陈述,由JJ负责),这也正是侧写步骤 第一步:信息搜集 的开始。往往这只是一个皮毛,更多的信息是由Garcia负责的。我本人是互联网就职的,平时对于一些页面分析和用户行为分析总是要做一些数据整理和分析,但是觉苦于找不到数据,不是没有记录就是数据无效。比较欣赏美国的信息汇总,任何信息都可以在数据内找到,以电子信息的形式进行储存汇总,信息化数字化社会不可小觑,如果侧写没有Garcia和强大完善的信息网络,绝对无法这么快速的结案,尤其在相同案例分析比较方面以及在结果排查方面。

在案发地,往往队员们被分头形式,有时候是固定搭配了。Morgan & Rossi 会去案发现场进行有效的 排查 ,通常会去在现场两个人互相根据现场实况推断案发时的场景,尽量重现这一过程,就比如那句话“你都不明白你说的哪句话是有用的,你永远不知道,但就是有一句话对了”。排查分为几种,有时候是根据受害人的社会关系做排查,有时候是对犯罪现场和手段做通行排查,但这其中一定会收获某一特性并成为最后信息筛选的某些条件。

  与此同时,我们的 Reid 博士则在办公室里进行重要的内容,往往在桌子上或者布告板上会有一张题图,他在上面圈圈画画,有时候还拿圆规做方园多少的判定。根据案发低,或者罪犯逃亡路线,亦或是弃尸地点,做 地理特写 ,来锁定区域,确认罪犯行动范围。往往这时候也是少不了我们信息能手 Garcia 的帮助以及 另一位伙伴的信息补充。

在进行上述行动之后,一般案件就快要水落石出了,接近真相的那一刻也就不远了。在强大的分析和类比之后,相应的名单或者这一类人就会被列出,然后根据队员们分头行动的结果和最后的 分析排查 ,比如家里是不是有宠物,或者有没有孩子,甚至上个月有没有去过超市,有没有买过书等都可能作为最后的筛选条件,推理判断犯罪者选择猎物的途径、方式,根据作案手法进行核对,最终确定那个他们要找的人。

最后有时间的同学可以看看 FBI阅人术

分享收藏本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