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冥想

   由于前段时间网络问题没有按时上传,很抱歉了,现在把一个月的见解写出来。

   假期前,去了太行山中写生,一去便是半个月的时间,论收获都是无法比拟的。

   现在我们与土地的接触越来越少了,水泥、砖、钢筋各种建筑材料把我们包围了起来。而我们自己也把自己关在宿舍的四壁之内,走在街上,我们同样被房屋、商店、建筑物所包围着。我们总是活的那么匆忙,好像本不属于我们的快节奏鸣响于我们的头顶。生活在眼前,来不及望一下天空和土地,尽管天空是灰蒙蒙的。

   这熟悉的城市、街道、人群渐渐让人们的心胸拥挤不少,失去了原本的阔达,失去了感情的绽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城里的人是残缺的。

   在热闹繁华的都市中,若能寻得一处静静的花香,淡淡的绿草,一刻的安宁,都会发自内心的快乐。

   每到重阳,古人就登高远望,心愁满怀。现在却秋来不知重阳不问。

   在高山中,在大自然中,远离人寰,一切世俗离之甚远。也许这样人才能想清楚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其实人为维持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东西并不是很多,超出范围的东西固然可以得到自身的享受,但更容易让自己变成了一种奴役。

   现代人活的越来越复杂了,得到了许多的享受,却得不到幸福,拥有许多方便,却不自由。“一切奢侈品都会给精神活动带来不便”这是一本书上所述的,仔细想想,便深知其中的道理。想到出发前在宿舍忙来忙去收拾东西却也挺可笑。放下随身的手机,置身于山林中,找回自己残缺的那部分。

   抛弃了身外物,剩下的只有自己了,终于有了好好独处的机会。独处对于一个人来说甚是重要。“一切交往的质量都取决于交往者本身的质量”引用一下那本书的原话,一个人起码要有对自己的感觉,或是厌烦或是喜爱。如果对自己还不能有一个清楚的态度,如何面对以后的种种选择。

   我承认,一个人不可能也不应该脱离社会而生活。而我的想法也过于单薄。然而有必要节省社会的交往。与他人交谈更要直接与自己说话。我没有办法一劳永逸的成为真实的自己,但是,若是我的生活中充满着仅仅属于我的不可言说的特殊感受,我也就在过一种非常真实也非常适合我的生活了。

   喧哗的白昼恍然而过,世界重归于宁静。

   不时想起余秋雨书中的一段:

他们发觉日常生活更容易使人迷路,因此宁肯向着别处出发。别处,初来乍到却不会迷路,举目无亲却不会孤独,因为只有在别处才能摆脱惯性,摆脱平庸,在生存的边界线上领悟自己是什么。

分享收藏本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