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是的人才是快乐的

让自己的心保持柔软。力量不在强硬而在柔软中。能伸能屈的树木才能抵得过狂风。为自己建立一个敏捷的心智。人生很奇妙,许多事都不是我们能预料的,只是一味地抗拒,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需要的是无限柔软和真诚的心。人生如剃刀边缘,我们在其上行走,必须十分小心,并且要心怀柔软的智慧。我们总是怀着一颗空洞的心云面对有这么多丰富宝藏的人生;我们不知道如何用人生的宝藏来丰富我们的内心。我们的内心是这么贫穷,我们拒绝接受人生提供给我们的丰富宝藏。爱是一个危险的东西,它是能带给我们完整快乐的唯一宿命。有能力爱的人太少,渴望爱的人也太少。我们总是以自己定下的条件去爱,我们把爱变成可以交易的东西,一件互惠的事。爱能解决人类所有的问题,我们却拿着一个小斗去汲取爱的泉水,所以人生才变得如此渺小与俗不可耐。

我们这个地球是个多么可爱的地方,它是那么美,那么壮丽,充满着不朽的美景。我们却总是陷在痛苦中,即使有人为我们指点出路,我们也不愿从其中解脱。

我只知道心中燃烧着爱,这是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心中有这么多的爱,你想把它分给每一个人,于是你就这么做了。它如同滚滚河水一般滋润了每一个乡镇。虽然人们时常把脏东西倒进河里,污染它,但河水很快就能净化自己,继续往前流。没有一样东西能毁掉爱,所有的东西都被它溶解——不论善恶,不论美丑。爱的本身就是永恒。

大树是那么庄严,它们对于人类的柏油路和交通是那么无动于衷。它们的根部深深扎土壤里,它们的顶部向着天空伸展。我们人类的根虽然也扎在大地上,但是我们不需要执著或匍匐于大地。只有少数人能飞向青天,他们是唯一具有保险单和快乐的人。其它人在这块美好的大地之上,不断彼此伤害,不断以闲言闲语破坏对方。

让自己保持开放。如果你不得不活在过去,那么就不要与过去的一切挣扎;过去的记忆一旦升起,你就立刻面对,不要把它推开,也不要太执著于它。多年来的经验,其中的伤痛与否,那些令人厌恶的打击,你所瞥见的分裂感与孤立的感受,这一切都丰富了你的生命与美感。你的心中有些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其中充满了爱,你就是一切,也拥有了一切。

对自己的思想和感受要永远保持警醒,不要让任何一个感受或思想溜走,你要加以觉察,而且要全神贯注于它们的内涵。全神贯注的对象不只是一些字眼而已,而是把思想、情感的所有内涵都看清楚。就像进入一个房间、立刻就能把这个房间的气氛、内容完全看到。如果能认清和觉察自己的思想、你就会变得非常敏感、柔软和机警。不要遣责或批判,只要保持机警。纯金是通过分离残渣而产生的。

要想看到本来面目确实是很辛苦的事。河水遇到阻碍是不会停止的,河水以自己的重力来突破眼前的障碍。它可能从障碍物上方、下方或旁边流过;河水永远不会静止,它一直不停地流动。我们可以说河水永远能智慧地随机应变。我们也必须智慧地随机应变,并且以智慧来面对本来面目。要想觉察本来面目,我们就必须具有应变的智慧。要想不错失内心的真相,我们就必须多少具有一些智慧;但是一般来说,我们太急于想得到我们所渴望的东西,于是我们猛烈地攻击面前的障碍;我们不是把自己伤了,就是弄得精疲力竭。认清绳索即绳索、并不需要什么勇气,但是误把绳索当毒蛇,然后再加以观察,就需要勇气了。我们必须质疑,不断地寻找答案,如实认清错误所在。通过全神贯注,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到真相。我们必须不断采取解脱的行动。河水从不停止流动,它永远都是活跃的。我们必须处在消极无为的状态,也就是采取解脱的行动;消极无为的本身就能带来积极的行动。我认为重点就在能否认清事实,这种觉察的本身,就是解脱的行动。一旦有了圆融与弹性,就没有所谓对错的问题了。

我们的内心必须了了分明,如果能做到点,我保证你每样事都会顺利。心中如果了了分明,你不必造作,事情就会顺利。不过这里所谓的顺利,并不是个体得以实现的意思。

我们必须进行彻底的革命,不只在大事上,连日常琐事都是如此。你的内心已经有了革命,不要就此满足,要保持下去,让锅里的水继续沸腾。

希望你有个美好的夜晚。从你的窗户望出去,可以欣赏到日出的景象,还有就寝前天空字根表的繁星。

我们是如此不懂得爱,不懂它那非凡的柔软和力量。我们在使用“爱”这个字眼时是如此;将军使用它,屠夫使用它,有钱人使用它,年轻的男孩和女孩也使用它。然而他们对爱的认识却如此有限,他们并不了解爱的宽广、不朽与深不可测。爱就是觉察永恒。关系真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我们总是陷入某一种特定的关系中,然后把所有的事都视为理所当然。我们不假思索地接受这样的情况,而且不能忍受任何变动;我们不敢面对未知,即使连一秒钟都不能。每一件事都得按照规矩进行,我们活得如此安全,如此动弹不得。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使自己焕然一新,我们嗅不到春天的清新气息。

以上种种就是我们所谓的关系。如果我们密切地加以观察,关系应该是更微细的东西。它应该比闪电更迅捷,比大地更宽广,因为关系就是人生,人生就是各种的冲突与矛盾。我们总是把关系弄得粗糙、生硬和便于处理,于是它就是丧失了美感与芳香。因为我们心中没有爱,这些现象才会发生。爱当然是最伟大的东西,因为你必须彻底放弃自我。人生重要的品质就是永远保持新鲜,否则人生就变成了例行公事和习惯;然而爱并不是一种习惯,一件乏味的事。大部分人已失去对生命的惊喜感,他们把一切事物都视为理所当然。这种安全感摧毁了内心的自由和对未知的惊喜。

我们总是喜欢脱离当下这一刻,而投身未来的远景。全神贯注的领悟永远在当下这一刻。全神贯注之中永远有一种紧迫感。要想了了分明自己的意图,是一件很辛苦的差事。心中的意图就像火焰,它不停地催促我们去了解。如果能了了分明自己的意图,事情自然能顺利进行。我们只需要了了分明当下的真,不过这件事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必须先清理心田,以便播下新的种子。新的种子一旦播下,它自己的活力就会创造出果实和种子。外在美永远无法持续,缺少了内心的喜悦,它很快就会毁坏。我们总是培养外在而忽略了皮相底下的东西;然而能克服外在问题的永远是我们的内心。使苹果腐败的通常是苹果里面的虫子。

男女之间相处需要极大的智慧才能忘我,而又不被对方支配。关系是人生最难处理的事情。人总是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我们需要友善的关怀和温暖的照料。在这种环境中,我们才能自由自在地得到发展。非常少的人拥有这样的环境,因此大多数人的身心在成长时都受到了阻碍。我很惊讶你在那种环境中长大,居然没有被有被扭曲。我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被摧毁、污染和扭曲,因为就外在而言,你尽全力快速地调整自己,就内心而言,你让自己沉睡,以免受到伤害。内心的迟钝、无感拯救了你。如果你让自己保持第三,保持内心的沉醉,你可能会受不了,进而产生冲突、崩溃,留下创痕。然而如果能保持内心的觉醒和了了分明,你就不会和环境产生冲突。造成扭曲的其实是这种冲突。如果你能一直保持内心的机警和觉醒,而且能适切地调整自己与外在事物的关系,你就永远不会留下创伤。

外在的替代品很快就会来临。一个人即使只拥有一两件东西,他还是可能很俗气。任何开脱的权力欲,包括以苦行禁欲而得到的权力,或是金融家、政客与宗教家的权力,这些都是是世俗的。渴望权力一定会助长无情和自我的重要感,这种自我膨胀的侵略性,就是世俗的本质,谦虚即是率真,刻意培养的谦虚却是另一种世俗的开脱。

很少有人能觉察内心的变化、障碍、冲突和扭曲,即使他们能察觉,他们还是想搁置或逃避这些问题。我想你应该不会这么做。不过太密切地观察自己的感觉和思想,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我们在觉察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时,不应有焦虑和压力。你的人生已经产生了真正的革命,你应该已经能清楚觉察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让它们出来,不要放弃检查他们,也不要压抑它们。让它们涌上心头,不管是温柔的或粗糙的,你只要加以觉察就对了。如果你有任何个人体会,就让它充满你的心。这世界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然而我们却总是透过崇拜、祈祷、爱与恐惧去逃避它。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贫是富,我们从不深入内心去发现本来面目。我们只活在肤浅的层次,小小的事情就能让我们快乐或不快乐。我们琐碎的心智中,总是有一些琐碎的事情、琐碎的烦恼和琐碎的解答。我们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度过的。我们的心中没有爱,即使有了爱,也总是伴随着、哀伤和渴望。

我在想,拥有一颗天真的心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经验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必要的;人生就是一连串的经验,然而我们的心不需要担负自己累积的欲求。它应该可以抹掉每一个经验,让自己保持天真,没有任何负担,这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我们的心就永远无法清新、机警和柔软。至于如何才能保持心智的柔软,这并不总是问题所在。“如何”暗示着寻找某个方法,然而方法永远无法使我们的想法天真;它只能使我们的心智有板有眼,却无法使它天真而富有创意。

昨天下午开始下雨,夜里下得更厉害。我从没听过这样的声音。就像天开了一样。雨声静得非凡,那是一种具有重量的静谧感,这巨大的重量倾注到大地之上。

要想保持和了了分明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个世界充满成就,成就越大越好;观众越多,演讲者就越伟大;到处都是摩天大楼、轿车、飞机和人。简朴已经不在了。然而有成就的人并不是可以建立崭新世界的人。要想做个真正的革命者,必须彻底改变自己的情感和心智,然而鲜有几个人能解放自己。要想把平庸和追求成就连根拔起,我们就需要超越名相、方法和各种的冲动。这样的人很少,但他们才是真正的创造者,其他的努力都是徒劳无益的。

我们总是不断与别人比来比去;我们和那些较为幸运的人相比,或是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和应有面目相比。这种比较确实会扼杀人心,使人堕落,扭曲我们的观察。然而我们都是从比较中长大的,我们的教育和文化都以比较作为基础,因此我们永远奋力想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解自己的真相,就能展露创造力,反之,比较则会助长竞争、残酷、野心之类被我们认为会带来进步的东西。到目前为止,所谓的进步仅导致了更多无情的战争和不幸。教导孩子不再比较才是真正的教育。

写这些非必要的东西似乎很奇怪。重要的事情就在这里,而你却在那里。实相永远是一样的,即不必写也不必说;说和写都会扭曲、破坏它。人们写了那么多和实相无关的东西,这种追求满足的冲动烧毁了不知多少人。我们以各种方式来满足这种冲动,但是满足以后,更深的东西也就消失了。这是在大部分人身上所发生的事,不是吗?欲望的满足是如此的渺小的一件事,虽然它能带给我们享乐。不断满足欲望的结果造成了例行公事和厌倦感,于是真相就消失了。如果我们不产生想要满足欲望的念头,而只是看到事物的实相,奇妙的事就会发生。我们很少有独处的机会,我们永远喜欢和别人在一起,心中挤满了思想和一些未满足的期望,或是一些悔意。要想不受染着不受影响,就必须独处。然而大部分人都没有时间独处,他们永远有太多事情要做,太多责任要负。但是我们必须学习安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让我们的心得到休息。从这种孤独中,就能产生智慧。保持单纯、了了分明、安详、心中的火就会燃烧。

求生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们要求的愈多,我们就愈恐惧痛苦。虽然我们周围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在企图影响我们,我们还是应该保持单纯不受影响。要想去除情绪的波动和需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不建立起深刻安宁的生活,所有的事都是徒劳无益的。

蓝天是多么清澈、宽阔、永恒与无限。距离和空间是心智的产生;从这里到那里的距离是事实,但是它们却又变成了充满欲望的心理上的事实。我们的内心充满着奇怪的现象,它是那么复杂,却又那么简单。使它变得复杂的,其实是那些心理上的冲动,是它们造成了冲突、痛苦、抗拒和贪求。要想觉察它们,任由它们生灭,而又不被它们纠缠,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事。人生就像流动的河水,而我们的心却想留住或抛弃这河水中的东西。这个网子根本不该存在。这个网子是由时空所织成的。它制造了此岸和彼岸、快乐和不快乐的分别。

骄傲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不管令我们感到骄傲是小事或大事;譬如我们的财物、成就、美德、名望和家族,我们的能力、长相及知识。我们拿这些东西来助长我们的骄傲,反之,我们又变得谦卑起来。骄傲的反而不是谦卑,因为那仍然是骄傲,只不过冠上“谦卑”的名称罢了。意识到自己谦卑,就是一种骄傲的开脱。我们的心总是有所执著,它永远不能处在空无的状态,如果空无是一种崭新的经验,我们的心就必须拥有这种经验。然而企图进入空无,仍然是另一种形式的贪求,我们的心必须超越所有的努力,然后才能……

我们的日子过得如此空虚,里面充满着各种活——做生意、投机、冥想、痛苦和享乐等。即使有这些事在进行,我们的心还是空虚的,除去一个人的权力、地位或金钱,他还剩下什么?他展示了那么多外在的,内心却是空虚、肤浅的。我们不可能同时拥有内在和外在的财富。内在的财富远比外在的财富重要。外在的财富很可能被别人夺走。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摧毁我们小心经营的基础;然而内在的财富是不会被毁坏的,因为他们不是心智的产物。

想得到满足的欲望是这么强烈,人们不惜一切代价去追寻它。人们赖以为生的就是这种满足感。如果某个方向不能再得到满足,人们就尝试另外一个方向。然而有所谓满足这件事吗?满足可能令人感到某种程度的满意,但是它很快就消失了,于是我们又得继续追寻。一旦了解欲望的本质,追求满足的欲望就停止了。欲望就是努力想变得不同,一旦不再想变成什么,我们也就不再努力想得到满足。

让生命没有负累的去生活,这就是快乐

分享收藏本文

《什么都不是的人才是快乐的》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