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一)
喜欢村上春树的同学可能拜读过这厮的一本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要写一篇和这本书重名的文章。(文外音:写至此,作者眼睛向左斜视约36.9度,随即露出诡异的微笑,被解读的难度系数堪比蒙娜丽莎那厮的嘴脸)好吧,我承认,我猜对了。村上春树,知之甚少,也不感兴趣,不是因为他是日本人,当然更不是因为他是个男人。他写的曾经很畅销的那本书我没看过,却在一次偶然间看了《跑步》。书不厚,字里行间却流露出值得深思的东西却很多,以至于读完这本书后,不仅掩书长叹:村上春树,牛人也,耶!说他牛,不仅仅是因为他能单独跑完Marathon,更是觉得他能把跑步心得写的如此平实却又如此厚实,说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他驾驭文字的能力。如果再谈点其他的收获,那就是看了这本书让我对跑步产生了兴趣,那时候也恰巧把伴随我近五年的弹簧拉力器拉断了(不要误会,不是勤锻炼导致的,而是这东西质量不咋滴),正寻思着来点户外锻炼,毛主席曾教导我们:跑步这活儿,是可以试试的。
(二)
掐指一算,跑了两个多月,令人失望的是,皮肤没有晒黑,也没有明显增肥(貌似别人跑步都是为了减肥,我是个异类)。更令人失望的是,现在还被人唠叨:春哥好白啊,春哥好苗条啊。之类的听起来像在夸女生的词儿。所以,从结果来看,阶段性失败。不过,虽说外在没什么改变,内在却有了些许变化。至少,又多认识了一个矛盾体:坚持这件事很简单,却又很难。说简单是因为只要去做就行,没什么技术含量;说难是因为枯燥,很难有成就感,也就很容易放弃。还好我犯有强迫症,答应了自己要跑步,如果不做,那就太对不住自己了,日子肯定比跑步更难过。我跑步的“起步价”是六圈,后来慢慢增到了十圈,最近基本上稳定在了十一圈。不打算再增了,“十一圈”先来几个月的,有疗效再说。其实,跑步也不是特枯燥,期间发生过许多值得一提的小插曲。有一个可以唠叨唠叨:记得刚开始跑时,就被看守操场的阿姨盯稍。偶然的机会,与阿姨寒暄,竟被问道:“同学你是不是失恋了?看你每天都跑的那么凶。”我囧…敢情跑步的都是感情有问题的啊。估计阿姨电视剧看多了,尤其韩剧。看电视剧的阿姨伤不起,算了,学生不计阿姨过,一笑解百问。后来,后来…也就是刚过儿童节,由于忙于为大四毕业答辩服务和其他一些琐碎事,大约一周没有跑步,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学习。那天兴冲冲地奔到操场,准备大跑一场,结果又碰见阿姨:“同学,是不是又失恋啦?好几天没见你来了。”我——勒个——去,估计阿姨看电视剧走火入魔了。不过想来也难怪阿姨会这么问,上次的“一笑”,是有歧义的。这次学聪明了,笑了之后又加了俩字儿:“木有!”。然后,就撒丫子跑起来了…
(三)
言归正传,萨默赛特·毛姆写道:“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大约是说: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衷心地对毛姆的观点表示赞同。我本非善于同人交往的人,有必要在某个节点回归原始状态。于是,从近两年的“开”的生活,急转直下改为“闭”的生活。这样一种“开”的生活,曾经在我人生的某一阶段存在过,是一件好事。现在想来,我从中学到了太多重要的东西,这类似人生综合教育期,是我真正的学校。然而这样的生活不能永远持续,也有违我性格。学校这东西,是一个进入里边,学习些什么,然后再走出去的地方。曾经好几次动过“走出去”的想法,可每次想到现实状况,想到肩负的责任,然后就会产生很沮丧的感觉,自然而然打消了此念头。这是一种很苦闷的经历,慢慢地意识到这样无异于浪费时间,而这是最不应该做的。于是,才有意让自己染上“自闭症”,有意在缩小交际圈子,披上了所谓低调的外衣,做着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并尽力把它做好。虽然现在还时常伴有浮躁,但已然明了:浮躁是这个年龄段很正常的状态,我唯一要做的是习惯他的存在,并最终无视他的存在。现在的坚持,是对未来的投资…
(四)
天才往往挂的很早,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很多,比如贝多芬,卡夫卡,王小波等等。我本非天才,所以,这是一件好事。但不好之处在于我要花大量时间来寻找天才生来就拥有的东西——天赋。短则三年五年,多则十年八年。还好,上帝是公平的:能轻易得到的人通常不会珍惜自己“能得到”这个事实,而我因为无法像天才那样轻易得到,才得以一直下功夫好好珍惜,才一直持续到现在而没有挂掉。 遇到了“村上春树”,可以说顿时找到了榜样。想成为“村上春树”,当然,并不是说我想成为一名知名作家,或者其他之类的什么。我是在说:我想成为一个以自己热爱的事情为终生事业的人;一个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成、做好,做不好也要用自己100%的能力去投入的人; 一个享受生活,会因为关注身边的细节而感觉幸福的人;一个不在乎外界评判,只关注自己内心感受的人;一个懂得轻重缓急,懂得舍弃,懂得如何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做好所要做的事情的人;一个有自己明确的人生准则,并永远忠实于自己内心,一旦设下规则,就一定要遵守的人;一个明白自己局限,但不断挑战该局限的人;一个到了六十岁还能孜孜不倦,全力以赴的人;从目前状况来看,村上春树这厮暂时领先。不过,我比他要占优势的一点是:我二十岁知道自己这一生想干什么,而他到了三十岁才开始写小说。所以,用“日语”问候一下村上春树先生:我滴,希望大大滴有…
(五)
每个月总有那么一天要来篇文章,今天算是完成了“任务”。不过写完之后心情却并不轻松,貌似还有很多“心里话”没吐出来,比如…我的理想之一是能够当上一阵(一两年吧)我们村儿的放羊倌,养上一群羊,如果再奢侈点,加条牧羊犬,啊哈,那将是很有趣的经历…..OK,不吐槽了,哈喇子都快出来了,言多必失,言多必失。不过早晚有一天,身上不再会有”标签“,仅仅是一个走在实现理想之路的人,如果时间能够给个特写,我希望镜头能够静止在那一刻:那一刻,我一无所有,同时也拥有了一切。人生中有很多这样的时刻吧:有个念头冒上来,你心一动,人就怔在那里,周围的景象立刻失色失声,你仿佛得到了个什么启示,心不能言,却一下子澄明通透。这种感觉,说小了是灵感,说大了是涅槃重生。算了,我还是习惯叫它灵感,因为我不是和尚,还有七情六欲。我要问自己: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是的。 ——那么,开始长跑吧!

PS:“如果你不尽早尽可能多地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你将只是一个统计值。更可悲的是,在中国,尤其如此。”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残酷性,因为一个统计值是没有思想的,反而往往会嘲笑说这句话的人故弄玄虚;有部分人临死前终于顿悟,可是为时已晚;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人生苦短,去你妹的统计值!认真想好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干些什么,然后,该干嘛干嘛吧!
PPS:未完,待续…

分享收藏本文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有0条留言

  1. 今天老是遇到关于长跑的文章,早上看韩寒监制的“一个”谈的是上海马拉松。我的跑步最多坚持两天,然后下雨、不舒服等各种理由会让我中断。。。然后没有下文。。。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