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瞥 走过长安街

    今天翻手机,短讯草稿箱里存的一条短信,记录了几个名字:徐坤、虹影、马原、刘索拉、翟永明。

哦,这是北京长安街头的大幅海报吸引的我,记下这几个名字,就是一眼的记忆,看到了这几句诗:

   看

   谁手一握谁手一放

   一笔唐 一笔宋

   一笔元明清

   一笔下去三千年   

   我与你

   睹面如过千山

  掉头便已万里

在那时那刻,我正感叹于十里长街的悠远、皇城文化的流长时看到这几句诗,意境那么的形象,现代诗一般是理解不上去的,但这几句,大气、波澜壮阔,仿佛间看到一个笔者在长城上铺开长卷,飘逸泼墨、俯视天下、极目楚天舒!一壶清茶、一颗从容的心,天地万物,古今历史,均在笔下任我挥毫,任我渲染!所以仅仅是那一瞥就让我记住了。

进而关注了其他几个名字,今天网上查阅了一下,都是当今文坛上的作家,曾经大家一起说过:再也没有像列夫托尔斯泰、但丁等文豪的诞生了,语文课本里也少了冰心、 没了鲁迅等,回忆起我的小学,曾经以掌握很多文学常识而骄傲,老师提问起总是对答如流,那时没有互联网、没有学习机,可是知识来的却是那么的实诚,都是从黑板上抄来的,偶尔的少数的从课外书籍上看来得。还有唐宋八大家的诗歌等,都是渐行渐远了;那一次看到了一年级的语文课本,和我学习的完全不一样了,我不记得还有没有古诗二首了。

作家的价值是不是都是在其时代过去后作品被后人吟诵才成就可见呢?我不得而知,同行的时刻除了当时文坛的互相了解,或者少数的文字爱好者能追逐外,像我们这些在活在当今的人,有谁能去关注呢?又有几人能静下来去潜心体会那文字中的力量呢?总之如果没有那一瞥,我是不会想着去关注翟永明,她是谁?跟我无关!即便有那一瞥也不见得留有痕迹。无论什么,文字也好、电影也好、物品也好,都是在触动你心弦后,稍微震了一下我们思想里的厚厚垢锈时才能去付诸于行动,我想我们这一代人,7080初的人,还是不要走得太快,适当的时候放缓脚步,停下来在某一处看上几眼,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

今天不错,大雪纷飞,我心情也漫漫洒洒,通篇读了这首诗《画中人》,翟永明,人评“纸上小美人”一种例外的个性张扬与集体话语的声音重合。呵呵,随便记录一下吧。

后附:《画中人》

 

 

画中人

 按捺住古井一样的修行观

我让你为我

画一幅肖像

或是我为你 画与不画

皆为心象所现

软软的笔 淡淡的水

闪亮的丝帛 不需要

不必用鬃刷粘鸡蛋清

挑着颜色 点点而画

我不必如此

亚麻布终无法传达丝绸的细腻

画笔柔软世界也柔软

牛毛皴不比披麻皴

 皴法也柔软

 在纸上 在布里 在空气中

  我存在过吗?是我粘着天地

 还是天地粘着我?

行住坐卧 我欲抽也抽不出此身

在现实 在三维 在万象

天地已老 我还年轻

看你在纸上揉搓

看你落笔如操琴

手势如流水 我的心便汹涌便拍岸

便错如分行

便淋漓铿锵到懵懂

也许是一弹指

也许是五百年

褪尽火气的这个我

躺在一页重的清气中  

  看

 谁手一握谁手一放

一笔唐 一笔宋

一笔元明清

一笔下去三千年

 我与你

 睹面如过千山

掉头便已万里. 

分享收藏本文

《那一瞥 走过长安街》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