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生,我踏过千山万水,只为与你相遇

并非因为突然盛行起仓央嘉措才去看他。早在一年多前,他的情诗就已经埋在心底。就像向往西藏的那片净土,明知遥远,依旧执着。西藏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歌:

莫怪活佛仓央嘉措

风流浪荡

他想要的

和凡人没什么两样

没什么两样

他流浪在拉萨街头时,是否还留恋当初门隅山川之间的初恋?他坐床学习佛法时,是否还贪慕像雏鹰在草原上撒野的少年?他被解送途径青海湖时,是否还怀念玛吉阿米里的放浪?最爱那首《问佛》中的一句: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大概,年少时的爱就是那么纯粹——暧昧、相爱、无奈、放手、复原。把所有都想得很简单。可是谁让他处于如此动荡的局势下,很多东西便是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史实记载仓央嘉措在解送往京城的途中就去世了,但我更相信《秘传》的版本。神奇,因为藏区这片土地,分分毫毫都占满了灵异的色彩。我相信他最终变成了一个救世度人的活佛。

怕是世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西藏,清澈得跟九寨沟里的海子一样,多彩得又如雪山上的经幡。说实话,很是羡慕那些虔诚的佛教信徒,愿意磕着等身长头到布达拉、一辈子只为一个地方而叩首。我们不过是这世间碌碌众生之微粒,被尘埃裹卷,常常迷失方向。谁又有资格悲悯谁呢?我在川藏地区呆过两天,听司机师傅说他们一行人曾开着越野车,横穿康定,一路上耳里都塞满了情歌,颠簸一路不知疲倦。等我再想起这些话时,竟有想哭的冲动。我想去看看菩提树,映照着蓝的天、白的云、金色的佛殿、红色的僧袍、绚丽鎏金;我想去看看大小昭寺,不求长明灯前的冥想,只为在香火间烟雾弥漫缠身;我想绕着青海湖走一圈,心中顿时春暖花开。这一生,一定会去次西藏。但我觉得,去西藏的那一天便是我放弃一切的那一天。

————-读《不负如来不负卿》有感

分享收藏本文

《这一生,我踏过千山万水,只为与你相遇》有0条留言

留下评论